起居室的中央是一张圆桌和七张椅子

《阳光下的阴影》片段晨意,通过宽阔的玻璃窗,悄悄地溜进起居室。
玻璃窗是法国式的落地窗户。可以象门那样朝两面打开,直通院子。
薄薄的窗帘,试图对晨曦作后的抵抗,但已无能为力,窗外已是一片乳白色的晨光。窗帘,一任丝丝晓风轻轻地戏弄。
宽敞的起居室,逐渐从黑暗中显现出来。贴革的椅子、桃花心木的桌子,地毯、写字台。
起居室是个标准的长方形。长边的一半是落地窗,窗上树影斑驳;另一半,正中央是——一个璧炉,虽然现在没在烧,但看那烧得乌黑的砖头,可以想象这璧炉的使用情况。其余的部分,摆着博古架,它的时代很难判断,博古架上稀稀落落地摆着几个洋娃娃,显得有点寂寞。
正对面,靠墙是一排书架。书架上几乎摆满了厚厚的书籍,空隙间插着美人鱼式的大理石书档。
长方形短的一边,是一道门,现在正紧闭着。它的对面。即靠里的一边,是一张面墙的写字台,还有酒柜和一个玻璃盒子,盒里摆着一把古色古香的装饰品短剑。
天已经大亮。起居室的中央是一张圆桌和七张椅子。
另外,圆桌和门之间还有长沙发和小茶几。
房间里的摆设很有条理,给人以舒适宽敞的感觉。 窗外,小鸟在啼啭。
远处,传来一阵刺耳的警笛声。 突然,门“砰”地一声被撞开了。
北里加奈子几乎是冲进起居室。她用力拉开窗帘。 整个房间豁然开朗。
加奈子打开落地窗,深深地吸了一口清晨冰冷的空气。
她身穿脂胭色的连衣裙。晨风稍稍吹乱了她的头发。
十九岁,正是光彩照人的年华。她身材修长,双腿似乎稍嫌过长,但决不明显。宽广的前额,一双眼睛黑白分明,顾盼有情。紧闭的双唇在微微颤抖,她笑的时候,两腮会现出两个小而圆的酒窝,可此时此刻她毫无笑意。
加奈子猛地转过身来,快步向书架走去。她抽出一本本又重又厚的书,扔在地上。不一会儿,加奈子的脚下已是一座书山了。
门开了,走进一位满头银发,年近七十的绅士。虽说是绅士,但现在却没系领带,胡子也稍稍过长,而且还有些凌乱。
看到加奈子不断地把书堆在地板上,他吃了一惊。
呆呆地站在门口。下载链接: 《阳光下的阴影》.tx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