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舞阳 我不是林舞阳 你是 他的女朋友 锦年默默地关掉电脑

毫无预兆的,林舞阳恋爱了,这个消息,旋风般的传遍了整个年级。
高二1班的林舞阳与高二4班的陈依依恋爱了。
锦年听到这个消息时,林舞阳与陈依依正牵着手从他面前走过,空气里满是暧昧的味道。他望着他们的背影,陈依依,他的人竟和她的名一样单薄,羸弱的让人情不自禁想要保护。
阳光照进来了,给锦年的皮肤堵上一层金黄,真是好看,光洁的额头,笔挺的鼻梁,一双眼睛核桃仁似的扑闪扑闪,眉目间满是高傲,她实在过于冷漠了。
每个人都在私底下议论,毕竟这男的是高二第一才子,女的是当之无愧的甜美佳人,郎才女貌,确是一段佳缘。
没有人在乎锦年,也没有人知道林舞阳曾经是她信赖的,喜爱的男子。
过去的就是过去了,再挽回只会显得苍白。
锦年像一只受伤的小兽只敢在暗夜里舔舐伤口,林舞阳漠然的从他身边走过,连身体都散发出冷冽的气息。
夜晚,她爬上站台,那是她和林舞阳以前常去的地方,温柔的风轻抚着她姣好的面容,夜如此宁静,深邃的让人迫不及待想要陷进去。
站台下面,一男一女海藻似的纠缠,他们热烈的拥吻,若无旁人。没有人去关注他们。
只有锦年知道,那是林舞阳。
她默默的下了站台,他没有看见她,她瞥了一眼,他的侧脸,如此英俊。
整个晚上,她沉默的,孤独的,在大街上游荡白色衣裙翻滚在风中,如此妖艳。像一朵午夜的莲,妖娆的盛开在岁月流光。
就像腐尸里长出的花朵,看似鲜艳明媚,实则伤痕累累。
锦年转学了,新学校在外省,父母工作的地方,以前他们就希望锦年去,可总被锦年推脱了,现在,心已死,身自当漂泊天涯。
临别的时候,班里的同学站在校门口,她故作轻松的笑了笑,你们回去吧,再见!
人稀稀拉拉的走了,独留她一人,还有身边的行李,她没有告诉别人,他要一个人去车站,望着午后炙热的阳光,她的心不由得缩紧,蹲下来,终于哭出声来。
别哭了,温柔的声音从耳畔传来,我来帮你提行李。
她抬起头,是沈向南,他一袭白衣,恍若隔世公子,一瞬间,他仿佛成了林舞阳,笑语盈盈,超然脱俗。
可是,他不是。 那个提着行李走在他前面的人,叫做,沈向南。
在车站,她留下了新学校的地址和家里的电话,潜意识里,他并不想与这里断绝联系。沈向南微笑的接过纸片,对面的梧桐树轻轻摇摆,梧桐花雨落,一片寂然。
沈向南不断给她写信,并坚持用蓝色信封,他说,锦年,你是我见过的奇特的女子,好像满天的烟花,看似灿烂,其实寂寞无比。
锦年,你就想着蓝色一样,看似简单,其实骨子里是糜烂的。
看这封信时,锦年正端着一杯蓝色鸢尾,蔚蓝的液体涌动在透明的玻璃杯中,如此浑浊。杯子滑落,蓝色洒落一地,她想,这个人,他对我,如此了解。
锦年从未给他回过信,他和她,毕竟太陌生。
风清日朗的午后,沈向南说,锦年,我们在一起吧,因为太过寒冷,所以需要相互取暖。
锦年答应了,他和她原是绝望的同路人。
她说,我和林舞阳自幼相识,我的心到目前只能盛下他,如果你愿意等待,等我完全把他驱逐出境,或许我会爱上你。
苏锦年,沈向南,交往了。
高考结束了,锦年去了哈尔滨,那个冰雪垒砌,充满异域风情的地方。
向南去了杭州,那里春暖花开,四季明媚。
锦年想,她和沈向南,果然是两个极端,就像南极与北极,虽然同样严寒,但却无法靠近。
他们分手了,因为遇见林舞阳。见到他,心依然会漏掉一拍。 分手吧 好
为什么不问为什么 因为你已经决定 沈向南果然很了解她。
沉默,死一般的包围住两个人。 向南 恩 对不起
不要说对不起,你并没有欠我什么,一切都是我自愿的。
向南微笑着转身,默默离开,他是一个真正的绅士。
锦年,我很早就喜欢你了,可你的心里似乎只有林舞阳,那个张狂的,要把全校女生都收在麾下的林舞阳,我一直想,只要我等待,总有一天你会发现我,可是,我错了,低估了林舞阳在你心中的地位。锦年,你是一只刺猬,而我是一头羚羊,相互靠近,只会纠缠。你的刺,不能在保护你,而我的毛发,也不能给你温暖。所以,我选择放手
再见了,锦年,我如此深爱的人。 向南说。 锦年上了QQ重新加上林舞阳。
时间转了一圈,又重新回到原点。 你好 你是锦年 重要吗 当然 锦年的朋友
缄默,没有比这个词更适合形容当时的气氛了。 你知道锦年要去哪里上吗
这和你有何关系 当然,他是我的女朋友 应该是以前的吧,锦年冷冷的笑道。
林舞阳不再说话了,气氛变得微妙而怪异。墙上的钟表,一下一下敲打着,如此清晰。
可是,我爱她。 锦年的呼吸有些沉重了,她用凉水洗了洗脸,不是梦境。
命运如此多变,希望这是终点。 深夜 锦年打开电脑,林舞阳的头像闪动。
林舞阳 我不是林舞阳 你是 他的女朋友 锦年默默地关掉电脑。
望着漆黑的夜空,心想,这就是林舞阳吧,总被女孩子包围的林舞阳,她笑了笑,望着自己的掌心,纹络相互交错,如此纷杂,她一向都不理智,情路果然坎坷。
凌晨 她打开电脑,林舞阳的头像依旧闪动。 你是林舞阳吗
锦年,你怎么连我的号也不认识了 刚才是你的女朋友,林舞阳,你有女朋友是吧
我曾经喜欢过很多女孩 锦年关掉窗口,开始收拾行李,她要离开了。
只是,她永远不会知道下一句话。 可是,我只爱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