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端木·与占冲上来了

摘要: 卜世,你不是说丽人族灵力会大减,与普通人无异的吗
?怎么她们还这么猛啊?娘的!西门奡一脸愤怒,一边还击丽人族的斗气,一边向旁边的卜世抱怨道。卜世看着己方的尸体越堆越多,也不理会西门,只刷地一下拔出昊天

“卜世,你不是说丽人族灵力会大减,与普通人无异的吗
?怎么她们还这么猛啊?娘的!”西门奡一脸愤怒,一边还击丽人族的斗气,一边向旁边的卜世抱怨道。

卜世看着己方的尸体越堆越多,也不理会西门,只“刷”地一下拔出昊天剑,竟直奔星罗台最上面的台柱去了。

端木,与占原本在战斗中,看到卜世奔向星罗台,两人顿时热血沸腾
,打得似乎更起劲了。紫痕·碧落看到有人奔上了星罗台,大骇,立刻也飞向星罗台,想阻止卜世。很快端木·与占冲上来了,三对二,紫痕她们当然打不过了,卜世乘机脱身,一剑劈向台柱。霎时间,台柱像玉般碎成块块小玉屑射向四面八方,同时五彩的流光在空中乱飞,众灵女战斗力瞬时大降。青羽见大势不妙,大喊:“快撤!去圣地!”

但貌似已经来不及了,变成普通人的灵女自然很快被抓住了。紫痕本想撤
,不料被端木一把抓住,成了俘虏,而碧落又被与占拿下了,青羽只带了剩下十一人逃走。

西门奡没抓到一个头,有些不高兴。四人正商量下一步的计划时,忽听得军中一团大乱。西门便冲了过去。只见七八个将士围住一个灵女,灵女双手双脚都被特制的绳索捆住了,那些将士战斗的时候就在觊觎灵女的美色
,现在捆住了,当然想占为己有。然而一个灵女要分给七八个将士,这可怎么分啊!于是这个拉住灵女的胳膊说:“你们不要跟我抢,她是我先捉到的,当然归我了。”

另一个立刻轰开他的咸猪手,“什么你的,老子先跟她打的,她是我的。”一把搂过灵女的脖子,灵女趁机在他脖子上咬了一口,他痛得一声大叫,一把推开灵女,破口大骂:“臭婊子,老子砍了你!”就要拔出剑来砍灵女,又一男的护住灵女,拔剑道:“妈的,敢砍你大爷的女人,爷爷我跟你拼了!”说着两人就要砍起来。西门一剑劈开这两人,大骂道:“糊涂东西,仗还没打完就窝里反,不想活命啦!都给我老实点!”骂完这两人,见军中还有人色色欲动,便跳到一块大石上,喝道:“都给老子听清楚喽!谁要是他妈的敢丢我西门军的脸,老子就阉了谁!”说着扯过那个砍灵女的人,就要阉了他。端木忙飞身过来拦住西门,又向众军道:“
此次大战,各位兄弟确实辛苦了,然而这些灵女我们不能碰。这样吧,等班师回朝后,本将军承诺,为各位兄弟盘下“温柔乡”和“明月坊”,到时任各位免费消遣。如何?”

众军都在京都呆过,自然知道那两个地方有多赞。先说说这“温柔乡”,其实它真的是个乡,只不过里边住的都是全国各地青楼挑出来的上等姑娘,也就是各分院的花魁,最少有三百位美人呢!“明月坊”则是京都有名的教坊,里边的十二簪,个个色艺双绝。平时只有达官显宦才能出入这两个地方。端木话说完后,那些军士仍然舍不得绑着的灵女。其实也难怪,丽人族灵女美若天仙,谁会舍近求远!于是卜世出马了,他不慌不忙地说道:“诸位听我说,灵女这东西上一次就会损精元,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上的。像尔等身体吃不消的,最多一次,就会因精阳虚亏过甚而死!”|

诸死士听后面面相觑
,不知该不该听话放弃。忽然那个被灵女咬了一口的人脖子上的伤口血不断溢出,溢出的精血被迅速吸入到那名灵女体内,灵女周身立刻变成了紫色,“啊!”一声凄号之后,灵女已变成魔女,挣脱束缚后,在军中乱杀起来。吸了精元的灵女似乎疯掉了,十七八个军士一起上都挡不住,最后还是卜世用灵咒封住了她。诸军回头一看,被吸的那人早已只剩一层皮包骨了,死掉了。

诸军倒吸一口凉气, 纷纷站得离那群灵女远远的。

卜世心想: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于是就命人押着那一百二十多个灵女向绝穹谷进发。走的路上,西门
特特地蹭到卜世身边,悄悄问道:“这丽人族真的上了会死人啊?”说着,他还拿眼偷偷瞟了瞟与占押着的碧落,碧落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他立马收回了色眯眯的目光,仿佛碧落吸了他精元似的。

卜世看他这个样子,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将军想上啊?”见
西门先点点头,而后又猛烈地摇头,卜世忍不住笑道:“食色性也!不过以将军这四十多岁的非处子之身,莫说上了,多独处闻闻香恐怕都会虚脱啊!”与占·端木听了,知道这是在调侃西门,却不戳破,笑而不语。

一路上,西门垂头丧气地跟在队伍后面,似乎美梦破碎,怅然若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