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的文琪吓的面如土色

摘要:
景轩的办公室。桌上放着几份蓝轩小筑的设计稿,景轩正一张一张的看着,面色是越来越阴沉。这是些甚么?这也叫房屋设计吗?办公室里传来景轩的咆哮声。外面的文琪吓的面如土色,虽然她暗暗的喜欢着自己的这个老板,

景轩的办公室。

桌上放着几份蓝轩小筑的设计稿,景轩正一张一张的看着,面色是越来越阴沉。这是些甚么?这也叫房屋设计

吗?办公室里传来景轩的咆哮声。外面的文琪吓的面如土色,虽然她暗暗的喜欢着自己的这个老板,但更多的时候是怕他。“文琪,来一下。”颤抖的文琪推门进来,“总经理,需要我为您作甚么?”

“让人事科写一份招聘启事,我要广招设计人才,让应聘者自带两份自己设计的楼房雏形图稿来应聘。在这个星期三我亲自面试拣选,好下去吧!”

文琪轻轻的退出,小心地把门带上。

星期三的上午,景厦公司的人事科门外聚满了来应聘的人。人事科老王把应聘者的设计稿收下,并一一登陆在册,就让他们回去了。

经过了两轮的筛选,两位优秀的设计者脱颖而出。景轩对这两幅初稿推敲不定,这两副他都很满意,取谁舍谁,景轩进退两难。这两幅初稿都含有蓝轩小筑中的柳树、树下的摇椅,甚至图中还飘着几许柳絮。景轩看着这两幅作品,灵机一动。伸手拍了一下脑袋,“哎,我怎麽这麽笨哪。”伸手按了按电话“文琪,帮我叫一下人事科老王。谢谢!”

“老王,这两个设计者是谁,我要见她。约个时间到时通知我,我要亲自见见这两个人。”

“好的,总经理,我这就去办。”老王转身离去。景轩激动异常,他毫不怀疑这两个人是一个人,就是他日夜思念着的蓝心,他的爱人蓝心。因为除了景轩,只有她才知道蓝轩小筑的秘密。这是他们俩人的秘密。景轩浑身充满了幸福感。

“你就是这两幅设计稿的主人,”景轩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个蓝轩小筑门前的愣头青年坐在自己的面前。“怎末会是你。”

“怎末就不会是我,”沈力反问一句。“看不出来吧!那你也真够木的。”景轩还真木木的,思想上为自己的惊喜突然落空而深深的失望。

“哎,如果不喜欢,给我退回来吧!”

“沈先生,我想问一下,这两幅都是你的作品吗?”

“不相信?一副只有柳树和摇椅,另一幅却添加了漫天的柳絮,这难道不是最浪漫的设计?”

“不,沈先生,这不是你的设计。告诉我这设计者在哪里,告诉我快告诉我。”

“哎,你这人真是得,甚么这人哪人的说的你好像认识她似的。那你为什麽不去找她?在这里摆甚么乌龙。”

“那末沈先生,她在这里,这是她的设计咾?”景轩一把揪起了沈力,“快告诉我,蓝心在哪里蓝心在哪里?”

“在蓝轩小筑。”沈力让景轩吓了一跳,只好告诉了他。景轩扔下沈力直奔车库。他的心狂跳不已,一年多的相思太苦太苦,不容他细想就直奔蓝轩小筑而来。

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奔来的景轩。满院飘飞的柳絮中,一个病态的女孩坐在轮椅上轻抚着柳树的树干,口中喃喃自语:“我要像一叶柳絮,在天空自由飘洒。我要飞啊飞啊!景轩,我要飞走了,飞到天上去了,你再也找不到我了。”

“蓝心”,景轩轻轻的喊道,唯恐吓到了她,看到轮椅上的她景轩一切都明白了。他已经顾不上自责,他要为这个苦难中还为自己着想的女孩,这个曾被自己得笨打了一巴掌的女孩,这个自己深爱着的女孩做一些事情。是该自己付出的时候了。景轩轻轻的走到蓝心身边蹲了下来,蓝心的泪慢慢的滑下了苍白地面颊。她慢慢的抱住了景轩的头,景轩任她抱着。轻轻的抽泣声慢慢的平息下来,他们只是不动只是这样相拥着。身后的两个大男人也被眼前的景象感动的泪流满面。

“怎末样医生?”景轩问刚从手术室出来的大夫:“手术成功吗?”

医生点点头,“很成功。因为以前的那场车祸,病者的腿部的筋被拉伤扭曲了,当时的治理又不到位,致使她一年来一直不能站立不能走路。又因为不能找到好的医院就诊才延误至今。现在好了,经过我院的专家会诊,但得出的结论是好的。现在由我亲自主刀,手术做得非常成功。你不用担心,几个月后她又能活蹦乱跳的了。”

“谢谢你大夫。”景轩伸出手握住医生的手。他心中的感动久久不能平息,他的蓝心又回来了。

“好了,景轩进去看看她吧。”艾德提醒道,景轩拍拍艾德的肩膀无言的转身。

“景轩”,术后的蓝心还很虚弱。“嘘,不要说话那样会很累的。”景轩伸出手握住蓝心的手,多麽消瘦的手啊!想起自己的误解真恨不得用针扎死自己。“你听我说,我真是笨死了。那天你说分手,我笨的没看出来你有多末的痛我这个笨蛋笨死了。”

“不,你别这样。”蓝心用手揽着景轩的手。

景轩看着蓝心消瘦的脸庞,想着那日蓝心汗湿的脸。

“你这个大笨蛋,”景轩用手捶着自己的脑袋。“笨死了笨死了。”“不要,景轩不要这样,我已经很满足了,我曾经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我曾经以为我会和病魔一起离去,离开这个世界去找妈妈。现在我明白了,妈妈的祝福一直跟着我,你看我是幸运的,有你的爱还有表哥和艾德的照顾。现在又和你在一起,我知足了。”

两人久久的相对而视,双手也紧紧相握。

“好了好了,现在一切都好了,你们以后不会再分离了。”艾德嗫喻道:“蓝心,你快点好起来,我们等不及要喝喜酒了。”

“对对对,表妹啊,你要好好的静养,争取早日让我喝到喜酒。嘿嘿,我也等不及了。”沈力搓着大手说,“景轩,那天对你很粗暴,你不怪我吧。”

“不会表哥,要怪只怪我自己太笨。”景轩说,“我是应该被狠狠揍一顿。现在我要蓝心好好的调养,争取早日让你们喝上喜酒。”

“表哥,你和艾德一唱一和的,不理你们了。”蓝心早把脸羞红了。“谁说要和你结婚了,我还没答应啦。”

“啊,不会吧,这一年多来,我日思夜想,可想的都是你啊!”景轩情急。

“哎呀,别说了羞死了。”蓝心双手捂上了脸。

“好了好了,我们都走吧,让蓝心好好休息。再不走护士小姐也要来赶我们走了。”艾德和沈力笑着走了。

“你好好休息,我去趟公司,晚上我来陪你,嗯?”

看着景轩的眼睛透露出的真诚热烈的目光,蓝心乖乖的点点头,“你去吧,我会好好的等你。”

办公室内,景轩正在安排工作,他现在春风得意,工作安排的非常顺手。蓝轩小筑正式投建。一切的工作全部纳入正轨。

蓝月亮咖啡厅,景轩正和昊天老总见面。

“陈经理,你看,我公司一直都用你的钢材。现在我蓝轩小筑已正式投建,希望陈总可不要中途断粮。”

“不会不会,我们的合作可是长期的。我还怕你这个财神爷,半路另投他门呢。”

“好,有陈总的这句话,那让我们为长期的合作干杯吧。”

两只酒杯碰在一起,接着一阵爽朗的笑声。

又是一个柳絮飘飞的日子,蓝轩小筑竣工。市长文成为蓝轩小筑竣工剪彩。

一个月后,在市里最大的金海螺大酒店内,景轩和蓝心这幸福的一对在历经许多的风风雨雨后终于走上了婚姻的殿堂,我相信,他们是幸福的一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