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月如深吸一口气

摘要:
李月如深吸一口气,说:我被人强奸了!仿若一个晴天霹雳,狠狠的响彻在杨真盛的心里。他难以置信的望着她,眼睛睁得很大,仿佛要将她看透了似的。伸出的手僵在空中,不知该放在何处。他嘿嘿的笑了笑,那笑容,像是

李月如深吸一口气,说:“我被人强奸了!”

仿若一个晴天霹雳,狠狠的响彻在杨真盛的心里。他难以置信的望着她,眼睛睁得很大,仿佛要将她看透了似的。伸出的手僵在空中,不知该放在何处。他嘿嘿的笑了笑,那笑容,像是垂死之人的无力呻吟,又像是忘记了笑容的长久悲伤之人那牵动的僵硬面皮,丑陋,苦涩。“月如,你开什么玩笑也别拿这啊!你可别吓我,这一点都不好玩!”

一句话,震撼的不仅是杨真盛,同样有人一样的在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每次想起那如梦魇一般挥之不去的令人窒息的黑色记忆,李月如便会感到撕心裂肺般的疼痛。风筝飞得再高,只要一线在手就能收回来。可是,逝去的昨天,那些隐藏在记忆中的美好的或是悲伤的却怎么也抓不住。它们与自己完全成了两个世界的存在,作为另一个世界的现实而存在着。

“我愿意开玩笑吗?这种丧尽尊严的事,我愿意说的吗?”李月如哽咽着,却坚强的一字一字地吐露出来。可是,为何心里越发痛了。都说一份悲伤分作两份,自己的便应该是减少了。可是,为何钻心的疼痛不见丝毫消减,反而更为深刻。像一只噬心蛊沿着血脉,一步步钻向脆弱的心房,将缓缓跳动的心脏咬的鲜血淋漓。那种疼痛,从内心开始,逐渐蔓延到身体的各个部位。终于,不堪忍受的眼睛轻轻阖上,滚烫的泪水便涌了出来。那一份分离的痛苦呢?却像找着了新的寄体,在里面分裂繁衍,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深沉,最终统治了一方世界。它在里面生根,发芽,长成了参天大树,恒立在荒凉的心的世界,吞噬了所有营养,日渐破坏着。直到将里面破坏得支离破碎,再不复心的样子,才甘心化作尘土,从一条条狰狞的缝隙之中流出。

杨真盛心如刀绞,面目变得一片狰狞。整个脸都扭在了一块儿。那么美丽的人,那么善良的人,上天怎么可以这么对待她?他呼呼的喘着气,全身都颤抖了起来。愤怒的火焰在这个狭小的胸腔里燃烧起来,白热的火焰像恶鬼一样四处伸出狰狞的触手。仇恨的种子吸足了热量,悄悄伸出了带着锋锐毒牙的荆棘,慢慢布满了整个心房。他红着双眼,双手紧紧地抓着她瘦削的双肩,怒声道:“是谁?是谁?”杨真盛面色通红,青筋暴起,极为狰狞可怖。那一刻,一种血性苏醒了——残暴的想要灭却一切的人类本身的占有欲望。他是想毁了她?还是想毁了他?不知道,这复杂的情感,远不是人类自身能够分辨清楚的。

不管是爱还是恨,其根源是出于守护内心的静好。一旦内心崩溃,滔天的仇恨也就诞生了。

李月如看着他怒火密布的脸,突然间平静了下来。仿佛飓风过后的海洋,平静得一无所有。天地一色,世界再没有了上下四方。蔚蓝的,澄静的,像是蓝色琉璃塑造的静态世界。那平静的语气,像是地狱的死神,对着苦难的众生挥出了冰冷镰刀,无比轻易的就收割走了一条条鲜活的生命。漠然,冷酷。她从牙缝里咬出的字:“林文涛。”怨念,如渊的恨意,滔天的怒火,随着这三个字的迸出,一齐爆发开来,一团团地弥漫在空气中。更冷了。

“林文涛?”杨真盛反复念叨了一遍,发现这名字有些熟悉。他想了一下,不就是会计学院的林文涛嘛!那个官二代?他不禁低唾了一口:“操。”但随即他也冷静下来,毕竟他家虽然有点钱,但再有钱也只是个民,比林文涛那当市长的老爸差了好几个等级。他心中慌乱,几乎没了主意。颤抖着双唇问道:“怎么发生的?”

李月如恨恨地将一切说了出来。最好的朋友如何邀请宿舍同学吃饭,如何下药…生硬的语气,却清晰的讲出了整个事情的经过。每说一个字,她的脸色越见苍白,内心的仇恨也越见浓郁,几乎要溢了出来。

“人渣!”杨真盛咬牙切齿的骂道。可却无从奈何。他沉默了,绞尽脑汁地寻求解决的方法。可是,一个对这个世界的认识除了书本上的知识便寥寥无几的学生,又能想到什么好的主意呢。半晌,他痛苦地说:“那你准备怎么办呢?”

李月如一脸震惊地看着他,眼里是说不出的复杂。她不相信,这个寄托了她一切希望的男人竟然会问她怎么办!绝望,慢慢滋生。伤痕密布的心再次被重重的划上一刀,鲜血缓缓地流了出来。冰冷的心再次封冻,愈发的僵硬。她望着杨真盛的眼,但被他躲开了。很自然,就像躲开泼过来的脏水一样自然,动作丝毫也不拖泥带水。

嘴角微微牵动,李月如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那嘲弄的表情,在这个原先美丽不可方物的女子脸上,竟是如此的妖邪。她目光转动,轻轻的从杨真盛的怀里挣脱出来。望着那隐身在黑暗中的树木,“多么像是一个个杀手啊!潜伏在不为人知的角落,暴起而杀人!”不可遏制的,她心里这样想到。于是,一个疯狂的念头出现了,像是出现豁口的河堤,崩溃了,瞬间决堤。千里河堤,倾覆而下,一发而不可收拾。她冷笑道:“都得死,他们一个都别想活!”想到廖梦婷的背叛,想到她一脸真诚的娇笑,不觉恶心得想要吐了。仇恨,迎风见长。

“杀人?”杨真盛惊叫起来。他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女子,那曾经美丽善良的女子,那日日夜夜他思念着的女子,此时竟是如此的陌生,冷酷无情。她脸上的冰冷,眼中流露的像要发出白色冷光的仇恨,令人心悸。他压下心中的恐慌,不安道:“我们能不能想想办法,用法律的手段惩治他,嗯?杀人可是要偿命的!”

李月如瞥了他一眼,冷笑道:“他可是拍了照的,还说要是我报了警,立刻将他拍的照公之于众。若是这样做,凭着他老子的关系,他倒是死不了,可我就完了。我不想这样,就是死,我也要将他带到地狱去!”阴冷的恨意变成了毒蛇,盘踞在内心阴暗的角落,潜伏着,等待着。

杨真盛心里一凉,“这都不行,那可怎么办呢?”此时的困境,不比落入蛛网的昆虫好上多少,无法动弹,无法逃脱。只能绝望的等待,等待死亡的来临。任人鱼肉,看着张开的吐露这恶臭的血盆大口缓缓地向着自己的身体咬来,清晰地看见血液喷射出来,清楚地听见自己骨骼断裂的声音。但自己又没有死,还能听见心脏在微弱的跳动,那跳动的声音是多么的美妙啊。可是,不管多么困窘,人类总会在绝地里找到一线生机,然后挣扎着活下去。

杨真盛无力地垂下了头,双手狠狠的搓着脸。就在这时,李月如说出了令他遍体生寒的话:“杨真盛,若是给你两个选择,分手,杀人,你选哪个?”

李月如的话不带任何感情,却比极风的吹拂更令人心冷。杨真盛抬起头,张大了嘴。他诺诺地说:“怎么可以?怎么可以?难道就没有第三个选择吗?你千万不要冲动啊。那样只会将我、将你逼上绝路,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他的声音沙哑,像是年久的机器的喘息声。双眼里血丝密布,仿佛是择人而噬的猛兽,直直地盯着李月如。

“我将你逼上绝路?可是,谁给我一条活路呢?谁都是作为人活着,凭什么就我承受这样的痛苦。我要杀了他,便是放弃一切也在所不惜!”李月如恶毒地说,在这一刻,仇恨已然蔓延,像是秋天里的绵绵细雨一样,很长很长,连接了天地的两端。

杨真盛沉默了。他毕竟爱她,可若是将这段感情与今后一生的成就一起放在天平上称,孰轻孰重是难以衡量的。纵然这是刻骨铭心的初恋。可是,世人千千万万,也许在他们之中会找到更为适合自己的人生伴侣。但生命只有一次,青春也只能是一次。纵然杀人后能活下来,也只是蜷缩在漆黑的监狱,一个人孤独地活下去。铁窗封锁之下,明月纵是再圆,也只是张大的嘴对自己的无情嘲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