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那张长椅

摘要:
还是那张长椅,坐着的也还是相同的人。只是,不同的是坐着的人那各自难以捉摸的心情。月光隐匿了,天空像是要哭泣一般,铅灰色云朵低沉的压在头顶,看不见一丝儿光亮。静夜,秋风瑟瑟地吹过,刺痛了身体裸露在外的

还是那张长椅,坐着的也还是相同的人。只是,不同的是坐着的人那各自难以捉摸的心情。

月光隐匿了,天空像是要哭泣一般,铅灰色云朵低沉的压在头顶,看不见一丝儿光亮。静夜,秋风瑟瑟地吹过,刺痛了身体裸露在外的部分。风拍打在路边的仿若一团漆黑阴影的树木身上,发出“沙沙”的声响,远远的就能清晰的听到。

一如既往的,那长椅旁边仍是亮着那散发着昏暗惨淡光芒的路灯,照着了,仍是一团永远也看不真切的朦胧的阴影,分不清本身是阴影还是被阻断的光明背后产生的绝望。但一切总是相同,时光就像露天摆在公园的长椅,日晒雨淋却不见它有丝毫的变化。直到久了,久到已然忘记它曾在这里,在这里呆立了无数岁月的时候,才恍惚发现它已变得残破,老旧。肢体分离,骨肉腐朽,一碰便会发出“吱呀”的晃动声。

李月如坐在冰冷的长椅上,头发凌乱,衣衫不整。她双手抱着膝盖,全身都蜷成了一团。圆睁着双眼却没有焦点,失去了往日的神采。昔日光彩照人的明眸,如今已是如死鱼那灰白的双眼,没有了生机,丧失了希望,被绝望的黑色笼罩着。灯光照在她枯败的发丝上,显得更为凌乱了,像冬日里全然死去的荒草,杂乱无章,被寒风一吹便漫天飞舞。

总说人遇到伤心时,眼泪便会流下。可是心若绝望,冰冷得胜过寒冬的坚冰,那么,是感受不到这秋风的冰寒的。她就这么坐着,心里一片麻木。是冷的吗?什么也不愿去想,什么也不愿去做。就这么枯坐着,直到天地荒老,全身化作齑粉,被什么时候的春风带过,飞越无尽时空,去到开满鲜花的世界。那儿,阳光明媚,微风和暖地吹动柔顺的发丝,带来阵阵花香。甜的,香的,甚至是说不出味道的其它什么花香。蝴蝶也好,蜜蜂也好,都在那个幸福的国度快活地生活。

只是,世界为何如此残酷,为何人心如此狠毒,为何要将别人整个儿的全部摧毁?李月如没有恨谁,她已连恨一个人的力气都没有了。女人最重要的,莫过于自己干净的身子,可若是连这最为宝贵的东西都被人无情地夺了去,还有什么值得活下去!从前别人说,心若不死,人就会重生。心若是死了,便不再感到任何的痛楚。自己总会嘲弄的笑。是啊,想想总觉得可笑,巨大的痛苦竟然是避免痛苦的一剂麻醉剂。难道这便是所谓的长痛不如短痛?人生经历的超乎人所能承受的痛苦,足以摧毁一个人意志的痛苦,真的能免疫所有痛苦吗?

死啊,何其容易。

可是,真正能鼓起勇气,抛舍人世的一切牵挂,并不那么容易。

李月如坐在那儿。寒风吹起她的秀发,像一根根锃亮的钢丝抽打在脸上,眼睛里。但她丝毫也感受不到,已失去了所有的感官。她在等,等着那个分享了她所有痛苦和快乐的男人,等着他来给自己指引方向。他就像一盏明灯,在她的快要熄灭的心里,在这个已然孤寂阴冷,失去了所有光明的死的世界里,给她温暖,给她希望。那个她托付了所有的男人,必定会带来她所需要的东西,必然会将她带离这沉积了无尽痛苦的深渊。这切身的冰冷,已然快要击垮她柔弱的娇躯。她的唯一希望,便是见到他,见到他,然后握住他的滚烫的手,投入他宽阔的胸膛,亲吻他的温暖的双唇。有他的地方,就是白天。

有他的地方,总不会绝望!

几片早已枯萎的落叶在平坦的地面上来回翻滚,像是顽皮的孩子那稚弱的身体,无数次地在泥土里打滚。尘土在离地很近的地方形成一个个小小的沙尘暴,旋转,消散,再旋转,再消散。不知起点,也没有终结,在这方寸之间,几度生起,几度消亡。

哪儿有风,它们便不会永久的消亡。

轻轻的脚步声渐渐传来,那急促的步伐,啪啪啪的连成一片,仿佛没有了节奏的音符,只余下单纯的慌乱如麻的焦急。杨真盛疾步走在冷清的路上,周围幽静得连自己的心跳声都清晰可闻。那一棵棵低矮的树木,立在朦胧的光的边沿,成了一个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凶恶怪兽,伺机扑向可口的猎物。

杨真盛气喘吁吁,呼出的热气在面前形成一团永不散去的白雾。自从接到李月如的电话,听着她那悲痛欲绝的话,他一刻也冷静不下来。电话那边,究竟是出了什么事,一直坚强的她,为何如此伤心?那语气虚弱得让人想要落泪。“到底是怎么了?”他心想。可是怎么也猜不到。打电话时她也不说,只是哭泣着说要见自己,要马上见到自己!他心急如焚,秋日的寒冷也难以减轻心中的焦急。

男人的坚强,却只是对外人。在自己心爱的人面前,他可以变得柔肠百结。

杨真盛翻身下床,迅速穿好鞋子,猛地跑出了宿舍,连向宿舍其他人说句话的时间都没有。他心里担忧,真恨不得身上长了对翅膀,一跃千里,瞬间出现在她的面前。

宿舍几人一个个看着未关上的门,都不说话了。许成才放下手中的书,站了起来,向着门外走去。“我去上个厕所。”他轻轻地将门带上,然后快速地跑了起来,瞬间就消失在二楼的尽头。

一阵寒风袭来,带动了衣服,牵动了发丝。这风,冰寒之中夹杂了些许热度,还有,那股熟悉的味道。

李月如缓缓抬起头,苍白的脸上慢慢浮现了一丝红润。她的麻木的双眼,此时竟变得红润了,原来冻结在眼眶的液体,此时被热气吹拂,软化了,化作颗颗晶莹的泪珠。泪水一颗一颗地顺着脸颊落下,裸露在空气中,又迅速地消散着原本就不是很多的热度。还未落下便晶莹的照映了灯光中的一切,最终摔落在僵硬的手上。“啪啪”的碎成了万千朵灿烂的冰花,碾落在地上,掉进地缝,或是藏在阴暗的角落,再也找不见了。

她的脸色是如此的苍白,像是冬日里清晨的白霜,一点血色也没有。看着她慢慢滑落的泪水,杨真盛心里一痛。仿佛被一根粗大的钝针以一种龟速扎进心里,疼痛渐渐深刻,渐渐感到钻心的痛苦。直到呼吸不畅,眼泪汗水一齐打湿了衣衫。

难言的痛苦弥漫在心间,泛着一股苦涩的味道。他轻轻的走上前,一把抱住了李月如,心疼地说:“怎么了?”

在他温暖的怀里,李月如那冰冷的心似乎瞬间融化,化作了滚滚的洪水。从心中化开的坚冰,顺着眼眶,簌簌的流下。仿若久旱的河道,偶然间谁打开了水库的闸门,顷刻间滚滚的流水一泻而下。早已嘶哑的声音再次嘤嘤地哭了起来。在他的怀里,轻轻地哭泣着。忘了痛苦,忘了悲伤,只作为一种单纯的哭泣而流泪。

杨真盛抱着她柔弱的身体,轻轻抚摸着她微微耸动的双肩。他并没有着急询问出了什么事,就这么抱着,用自己的体温,给她早已冻僵的躯体一点点温暖。他亲吻着那曾散发着清香的柔顺发丝,想把自己的爱传递给她,想让她知道,不管发生了什么事,自己都会在她身边陪着她,一起痛哭,一起大声欢笑。也想让她知道,不管发生什么事,都总会过去。正如伤痛总会消失,然后结痂,生疤。虽说疼痛的时间可能会很长,但在生命之河里,难免会有翻起几朵浪花,也少不了狂风暴雨。只是,河水始终会向前流逝,只要不曾枯竭,便会奔腾不息,再度生起轰隆隆的磅礴气势。

风从未知的地方升起,小心翼翼地拂过树梢,只吹得几片枯叶不甘的飘落。愈发冷了。此时已临近深夜,昏暗的灯光下,氤氲的水汽渐渐升起,使得这本就不怎么明亮的光明更为暗淡。(短文学网
www.xiaoshuozhu.com)

杨真盛抱着李月如坐在冰冷的长椅上。他的脸上凝固着一层灰暗的沉痛,眼睛静静地注视着李月如。她已停止了哭泣,只剩下若有若无的哽咽。她没有抬起头,仍是在他怀里,将整个儿身子埋在其中,似乎要将自己揉进他的身体之中。夜风吹得缓了,但风中带来的冰冷仍是那么浓郁,浓郁得像是一团死水,围困在人的四周,挥之不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