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是罗羽在电话里反复的说

我又一次梦见那片狭小的湖。很小却深不见底。岸上有树木、泥土、石坡,还有寥落的人家。梦里我是八岁的女童,独自一人穿过一条又一条曲折狭窄的巷子,来到湖边徘徊。有时那里空无一人,有时湖会变得很大,湖水清澈绵延,游泳的人群热闹非凡。而我在岸上,与眼前的热闹毫无关联。心里深重的孤独感潮水一般快要把我吞没。我心脏疼痛,充满恐惧,奋力跑向其中一个院子。那是我童年的家。每次家门近在咫尺的时候我就会跌倒在地,无论如何挣扎,都挪不动身体,也发不出声音…

周末。我惊醒的时候已近正午。落地窗帘隔绝了室外的阳光,屋子里光线很暗,弥漫着茉莉淡淡幽香。我心跳很快,起身喝下一杯清水,给罗羽打电话。听见他沉稳的声音,我在海南,和一个大客户在一起晚上回电话给你你要乖然后我听到了电话挂断的声音。。。。堵在心里的恐惧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就这样悬在那里。我抱紧身边的毛绒大熊,不知所措,大口的呼吸。

罗羽是一家大企业的高管,博学儒雅,是我深爱的男人。认识他的那年,我23岁。而他是大我13岁的中年男人。单身。他对工作有充沛的热情,长期出差,极少回家。偶尔闲暇,会在夜晚约我驱车到郊外荒无人烟的小道兜风。那是我们钟爱的地方,安静,空旷,没有压力。他带领我走过桥梁,踩上河滩的细沙,听流水的声响。或者就只是倚在车上,微笑着看我在夜风里跑来跑去。没有人群的地方让我感到轻松和自由,我可以做回天真的女童。有一次,他带我旅行。在那个陌生的城市,他拥抱着我,说希望我能和他在一起他爱上了我的单纯。

我是惧怕孤独的女子,从小便是。我不愿承受长期的离别,却终究无法克制自己为他的魅力才华所倾倒。这样聚少离多的日子一过便是两年。我是他的女友,却仿佛一直是在独自生活。这两年里,在我生活中重复多的有三件事。一是罗羽在电话里反复的说,宝贝我近很忙,我还不能回去陪你。二是每次挂了电话,我会在漫长的孤独中倾听时间艰难行走的声音还有就是我的梦故乡的那片湖年幼的我。。。。我的徘徊,恐惧,逃离,哭喊。动弹不得,没有人,没有声音…

远方的闺中密友曾在电话里跟我说,何必如此为难自己。女人好的时光,应该有人珍惜,在身边与你分享。青春如此短暂,你却要在等待中枯萎他是否值得你如此牺牲。

其实心里是委屈的。罗羽在我眼里如此优秀,他是我的骄傲。我始终沉静顺从的在他身边,迎他回来,送他离开。也许他的生命是为他的事业而闪光。而我太渺小,只是附属而已。我不埋怨,努力的独立生活,而心里堆积的思念与哀伤,天长日久,还是默默的堆成了伤疤。

罗羽在家的时候,曾问起过我的噩梦。我在睡梦中会突然紧紧抓住他的手臂,紧张的全身颤抖。他很担忧的问我,是有什么事吗?或者要不要去看医生。我只是摇摇头,靠在他的肩膀上请求他不要离开我。

他温暖的怀抱像上帝的手掌将我包裹。我闭上眼睛。只有这一刻,生命才有它的温度。它像一株盛开的花朵,绽放着美丽和渴望。

罗羽叹一口气,说你可以多出门走走,不上班的时候多结识些朋友这样我不在的时候也会有人陪你。

不。只有家里是安全的。都市拥挤的令人窒息,密集的人群如同十面埋伏的病毒般扩散。无处不在,无可逃脱。罗羽不在家的时候,我会拉上厚重的窗帘,躲在黑暗里。我讨厌光线,它让我眼睛生疼,没有安全感。

罗羽无奈而怜惜的看着我。你知道吗?你的孤独是你自己一手培养起来的。你拒绝所有的人,却又惧怕孤独你要如何是好。

我沉默着,不做回答。我是一个心事重的女孩,不希望自己的世界轻易被打扰。我把自己关在家里,对人潮拥挤的车站公园充满抗拒。每次走进人群,四面八方的危险让我随时都想落荒而逃。可是我害怕孤独,我需要温暖。所以我需要罗羽,他是我的生命,是我灵魂的内核。

我从不对罗羽提及我的童年。除了那个已经纠缠我数年的梦。八岁那年父母带我搬离了乡村的老家到县城里生活,我没有再回去过,也没有了记忆。听妈妈说我在那里经历了可怕的事情,受到严重的刺激,精神状态很差很差。所以他们才带我搬家。之后我就失去了对故乡的记忆,并且变得自我封闭,很少说话。为了不让我再次受到伤害,他们没有跟我讲过当时发生了什么。但是那个噩梦却一直伴随着我,像个幽灵一样,让我不得安宁。

圣诞节前夕我过了25岁的生日,罗羽回家来为我庆祝。吹蜡烛的时候,他问我有什么愿望。我却在摇曳的烛光里看见了那片湖,如同一种折磨我想要摆脱这噩梦想知道它从何而来想让它彻底消失。。。。于是我第一次跟他说起,我想回去寻找丢失的记忆。我忘掉了我的童年。他对我突然主动提起这些略感意外,沉思了片刻,他说好。近公司的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我抽些时间陪你回趟老家。也许你会想起些什么我也希望你能解开这个心结。

于是17年后,我就这样忐忑的回到了故乡。那么多年过去了,村庄依然是一幅简单质朴,人烟稀少的景象。比起都市的浮躁喧哗,这样的村落让人安宁。因为我的记忆已经很不完整,我和罗羽依次穿过狭窄颠簸的道路,几经辗转才找到了那片湖。那片不大的湖泊还是清澈的,没有被污染过。岸上的树干比起梦里的样子粗壮了很多。我呆立在湖边看着它,再看看旁边的一座房子。有种时光重叠的错觉我知道那曾经是我的家尽管它已经被新的主人翻新过在梦里我无数次的从湖边向那个院子狂奔然后跌倒。。。。怎么也爬不进那扇门那是我唯一可以记起的线索。

熟悉的孤独感瞬间席卷而来,我抱住罗羽瑟瑟发抖,如同一片飘零的叶子。我努力的想记起些什么,可是一切杂乱无章。凌乱的笑声,尖叫声,哭喊声彼此纠缠,我头痛欲裂。突然我听到身后有人叫我的名字。是一个老妇人沙哑的声音,她叫我槿风。

我诧异的回过头,看见一个五十多岁模样的农妇,身材单薄,眼神黯淡,显得十分憔悴。她看见我,略显激动,说你是沈家的女儿槿风吧你长大了,都认不清了?。

我已经想不起她是谁,但是村庄就这么大,应该是当年的邻居没错吧。我点点头,我是沈槿风。请问您是谁?她连忙说,真的是你,你十几年都没有回来了。来家里坐吧孩子我是你的舅妈。

我很惊讶。我对儿时的事情已经一无所知。爸爸妈妈从来都没有带我回来过,我一直不知道我还有一个乡下的舅妈。

罗羽陪着我走向舅妈的家。那是一个简陋的院子,看起来十分陌生。舅妈把我领进低矮的平房,让我坐下休息,她去给我倒茶。我走进屋子,一抬头看见了正前方桌子中央摆放的黑白照片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在照片上向我微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