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都希望在我生日那天能有个漂亮的姑娘陪我一起过

摘要:
今生我的生日是农历八月十五,我一直都希望在我生日那天能有个漂亮的姑娘陪我一起过。我最近也真的看上一个特漂亮的姑娘。一堆的哥们说我疯了,因为我跟这个姑娘站在一起一比就是一只彻头彻尾的癞蛤蟆最近

今生

我的生日是农历八月十五,我一直都希望在我生日那天能有个漂亮的姑娘陪我一起过。

我最近也真的看上一个特漂亮的姑娘。一堆的哥们说我疯了,因为我跟这个姑娘站在一起一比就是一只彻头彻尾的癞蛤蟆——最近我内分泌失调,脸上的确起了很多的痘痘。但是我不自卑,为什么要自卑?即使被天鹅拒绝了,我至少还算是只有勇气的癞蛤蟆。

我常做一个相同的梦,梦里有个女孩在我眼前晃,但是我怎么也看不清她的样子,我唯一记得的是那女孩穿的白色裙子,在梦里轻轻少过我长满痘痘的脸!

梦终究是梦,我很现实。现实到我知道自己是活在现实中的。我每个星期发短信约那个漂亮的现实中的姑娘出来看电影,却还是可以在每个晚上跟梦里的那个白色裙子女孩相见。这个循环坚持了三个月之后,我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精神分裂了。

最近我有点能看清梦里的那个白色裙子女孩的样子了,甚至还能跟她讲几句话,经常问些“你好啊”,“你叫什么啊”,“你是哪里人啊”这样的问题,她只会说一句话:“你来世做猪吧”!

我听了有个条件反射性的想法,就是回骂她一句:“你才做猪呢!”但是我怎么也骂不出来,于是我只好在周末选择跟现实中的那个漂亮姑娘继续约会,让自己身体里的内分泌稍微正常一些。

前世

嫦娥喜欢一个人坐在月宫里,她来天上没多久,这个女人眼睛里总有一种无法抹去的悲伤。别的神仙都觉得这个女人太冷,不愿意跟她多说一句话,除了天蓬。

嫦娥看见天蓬,连眼皮都没有抬一抬。他仅仅是不懂得与人亲近罢了,天蓬这样想着,然后对她笑着说:“我去带你看银河好不好?”

嫦娥许久才缓慢的抬起头,眼睛里有团天蓬不理解的火在燃烧,她问他:“你能带我去人间吗?”

天蓬苦笑了一下说:“我不认识去人间的路。”

嫦娥眼里的那团火终于燃尽了,她对他勉强的笑着说:“曾经的那条路,现在我也不认识了。”

天蓬站在她的对面,看她的眼泪飞扬在月宫的空气中。他伸出手想去迎接那晶莹的泪,结果那些眼泪一落到他的手上,就如同雪花一样融化了。

天蓬觉得自己的手心里有无限的虚无在膨胀。

今生

我跟现实中的漂亮姑娘约会了三个月,她还是没有答应做我的女朋友。为此我有些难过。我其实没什么不好,我就是对所有的姑娘都好,好到大家都分不清我对哪个更好一些。所以大家都误会,一直误会,以为我今天喜欢这个,明天喜欢那个。其实我谁都不喜欢,我最喜欢我自己。

不过最后那个现实中的漂亮姑娘还是跟了我,因为一个偶然事件。那天我跟她一起看完电影出来,路上已经没有多少人了。我们一起走在昏暗的路灯下,我试图想找个机会亲亲她,结果她突然一下子跳到我怀里,还一个劲儿的叫。我低头一看:原来路边有只被车扎死的猫,死相很吓人。我反应很快的紧搂住了怀里这个尤物,然后又顺势亲了亲他的小嘴。我当时的想法是:不错,我不用去要求梦里那个女孩做我的女朋友了。

前世

有天,又有一个人来看嫦娥。那是一个老太婆,她看见嫦娥就问:你见到我的猫了吗?

嫦娥摇头,那老太婆对她笑说:“姑娘,你的眼睛真好看。”

嫦娥对她点点头,看她的背影消逝在云层里。

吴刚走过来对嫦娥说:“她疯了”

“为什么?”嫦娥问。

吴刚弯下腰去拣他那把巨大的斧子,对嫦娥说:“她跟另外一个神仙相爱了,王母把那个男人贬到了人间做了一只猫,那男人没了以后她就疯了,逢人就问见到她的猫没有。”

嫦娥在月桂树下向人间远远的眺望着,其实她什么也看不见。她的背后是吴刚,这个男人因为触犯天条只能对着月桂树不停的砍下去,不停的。

嫦娥想:爱情,只是种幻觉。

今生

我知道现实中的漂亮姑娘是不会做我的女朋友做太长时间的。现在的爱情很现实,就跟我知道不能跟我梦里那个女孩过一辈子一样的现实。但是我最近又能看清梦里的女孩一些了,我能记得她的眼睛很好看,像一汪水一样的清澈。然后她不再跟我说:“你来世做猪吧!”而是问:“你想回来吗?”

我问她:“回哪里?”

她就笑,指着自己的心说:“这里。”

我马上想起来了我现实中的那个得来不易的漂亮姑娘,于是我说:“姑娘,你认错人了吧,你说的不会是我吧?”

前世

八月十四,王母召集所有的神仙一起品尝蟠桃。嫦娥没有被邀请,仍旧一个人在月宫里发呆。

王母当着所有神仙的面对玉帝说:“不如让那个丫头回到凡间去吧,她老是惦记那个男人”

“哪个男人?”天蓬嘴里还有块桃子肉没嚼完。

王母看了一眼英俊的天蓬元帅,嘲讽的答道:“你难道不知道吗?嫦娥惦记后羿啊,他是她在人间时的丈夫。”

天蓬笑了说:“哦,这个我知道,我以为你在说她惦记另外什么野男人”

“哼,她惦记什么野男人也没有什么不对。”王母继续嘲笑着。

天蓬附和着她有些狰狞的笑容,咀嚼的动作越来越缓慢,他终于明白嫦娥为什么总是爱问他“你能带我回人间吗?”

天蓬觉得自己嘴里这块桃子肉真没什么味道。

今生

最近,那个现实中的漂亮姑娘不怎麽爱理我了。但我是个执着的男人,我对待感情很专一,于是我坚持每个星期继续约她看电影。她有时候气急败坏地问我:“你能不能不这么老套,看电影是三十年前人们谈恋爱的方式。”

我回答她:“我这个人本来就很念旧。”

她嘿嘿的笑了,脸蛋白的让人心发慌,她说:“现在念旧的男人还真不多。”

我点头,觉得这个话应该是夸我的意思。我刚想说点感激她的话,她却抢在了我的前面说:“但是……”

我一听但是,知道原来她还有别的意思要表达,于是我更安静了,安静的等待她的下文。

她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因为一辆宝马车把她接走了,顺便把她要说的话也一块接走了。

前世

王母的宴会散场了。天蓬在回去的路上不知不觉又走到了嫦娥住的月宫。他抬头看看这个冷冷的宫殿,心里说干嘛来这里!然后扭头就走,在路上碰到了在天庭里做弼马温的孙悟空,他过去跟那只猴子打招呼:“你去哪里啊?”

“去找那个老太婆算账!”孙悟空对他笑着说。

“哪个老太婆?”天蓬问。

孙悟空看看他,突然问:“你还有没有什麽未了的心事没有办?”

“我?”天蓬愣了愣,说,“也许,是有一件。”

“那你赶紧去办了!”孙悟空命令他。

“为什么”

孙悟空没答他的话,一个跟头翻向凌霄宝殿。天蓬想问问他他说的那个老太婆到底是谁,可是孙悟空只留给了它一个充满问号的背影。

天蓬一转身就又往月宫的方向走去,他想自己似乎真的有件未了的心事。

今生

现实中的漂亮姑娘有很长时间没有找我,于是我只好跟梦里那个白色裙子女孩说说话什么的。她最近也不怎麽爱跟我说话了,好像很讨厌我的样子。我就想再看清她的样子一些,没别的什么要求。但是她太喜欢把脸别过去了,我总是跟在她屁股后面伸着脖子看啊看。有些时候她会很烦,就一下子消失不见了。

我很愁苦。无论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实里,我都很愁苦。

前世

爱情也许是幻觉。就在嫦娥抱着天蓬的瞬间,天蓬这样想着。他碰到了那只死猴子,然后他又来找她。她看见他的瞬间就紧紧抱住了他,在那棵永远也砍不倒的月桂树下。风吹起来,天蓬觉得脸上有些凉,他伸手抹了一抹,发现是些晶莹的水滴。

天蓬知道,那是嫦娥的眼泪。这个女人的眼泪可以一直坠到地上,变成水晶。

这个时候那个寻老太婆走过来,问他们:“你们见到我的猫了吗?”

天蓬和嫦娥转头一起回答:“没有。”

老太婆笑笑就走了。

天蓬问嫦娥:“你怕吗?”

“怕什么”嫦娥问天蓬。

“变成一只猫。”天蓬回答他。

她笑了,对他说:“你带我去看银河吧”

站在浩瀚的银河旁边,嫦娥去吻天蓬的嘴唇。天蓬有瞬间的愣神,他想:爱情真的也许只是幻觉。

嫦娥还是从他的怀抱里逃走了。天上开始下银色的雨,嫦娥站在雨里,双手绞着自己脏了的白色裙子。

天的另一边,天火烧的正旺。那场火,是孙悟空放的,他大闹完天宫之后随手放的。

今生

现实中的漂亮姑娘回来找我了,我很开心,围着她转啊转啊,好像怕稍不留神她就消失了一样。她穿着白色裙子,我觉得她的样子很眼熟,但是怎麽也想不起来曾经在哪里见到过。我高兴得给她做一顿丰盛的晚餐,看她低着头吃我亲手做的饭。

她对我说:“像你这么念旧的男人不多了。”

我想起来上次跟她一起被宝马车接走的未知的下文,于是我还是安静的想听她把话说完。但是她还是没有想说的意思,只是抱着我睡了一个晚上,我像个正经的男人一样老老实实,但是还是亲了亲她的嘴。第二天早上起来,她不见了。

我突然想起来自己昨天晚上没有梦到那个梦里穿白色裙子的女孩。

前世

孙悟空被如来降服了以后压在五指山下。王母不解气,换做是谁谁都不会解气。孙悟空当着所有神仙的面让她跪下来求饶,她还被逼叫了几声“孙大爷”。她坐在自己天后的宝座上痛苦不堪。这个时候那个寻猫的老太婆走过来问她:“你见到我的猫了吗?”

“滚开!”王母气急败坏的大叫着,“你这个疯子!”

“你脾气怎么这么坏?”老太婆喃喃的说,“昨天有两个抱在一起的人都愿意回答我的问题。”

“随便吧,”王母摆摆手,可摆动的手瞬间就停在空气中,她一把把老太婆抓过来,低声问,“你刚才说什么?谁跟谁抱在一起了?”

老太婆笑了,说:“天蓬和嫦娥。”

今生

我的梦里和现实中的两个姑娘同时消失的无影无踪。幸运的是我脸上的那些痘痘都消退了,我看上去英俊了很多。又有很多新的女孩喜欢我了,我可以从里面挑一个出来做我的下一个女朋友。有时候我会想起梦里的那个白色裙子女孩和现实中的那个漂亮姑娘。想她们一个对我说:“你来世做猪吧!”,一个对我说:“现在念旧的男人还真不多。”我想她们都是想夸夸我——真是两个不错的女孩,同时知道我的不为人知的优点。

前世

嫦娥走上大殿的时候天蓬已经在那里了。她走到他的身边看着他的眼睛,却从他的眼睛里找不到关于昨晚的任何信息。她扭头看大殿上坐着的王母,王母正对她嘲讽的笑着。

王母问她:“你知道自己犯了什麽罪了吗?”

嫦娥认真的回答她:“我不知道。”

“好,”王母笑了,“小妮子嘴挺硬。可是天蓬已经把什麽都告诉我了。”

嫦娥没有动,她一直都这么冷,没有人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王母根本没有耐心等她的冰冷。她摆摆手对手底下的说:“把天蓬给我打下凡。”

“等等!”嫦娥叫住她。

“你终于肯说了吧”王母恨恨的说。嫦娥有玉帝护着,要不然她第一个修理的就是嫦娥。

嫦娥在所有神仙的注视下走到天蓬的面前,这个男人的眼里真的没有任何昨天的痕迹,但是她不相信他把什么都忘记了。她伸手去摸他的脸,对他说:“来世做猪吧。”

天蓬点点头,离开的时候没有给嫦娥只字片语。嫦娥如往常一样转身离开了大殿。

今生

农历八月十五。我找到了一个新的姑娘陪在我的身边跟我一起过生日。我们一起坐在路边看着天上那个又大又圆的月亮。她对我说:“这月亮看上去不怎麽圆啊。”

“啊?”我没反应过来,问她,“你说什么?”

“我说这月亮不怎麽圆!”她把声音提高了一些。

“哦,”我点点头说,“本来就是嘛,月亮十五不圆十六圆。”

她似乎很愿意研究这个不怎么圆的月亮,继续对我说:“你说这是为什么呢?不是说月亮在十五的时候是最圆的嘛。”

我想都没想就回答她:“因为嫦娥想着天蓬,所以不愿意让月亮圆。”

这个女孩听了我的话,吓呆了,她半天才问我:“你刚刚,说什么?”

我冲她笑笑,什么都没有说。

前世

天蓬被退下凡间去的时候,心里没有任何疼痛的感觉。他想:爱情是种幻觉吧。

地上有一户人家的猪圈里的母猪生小猪了。一共十一只崽,每只都情拼命的往妈妈的乳头那里挤,只有一头小猪拼命的挤出猪圈,想抬头看看天,却怎么也看不见。它的眼角有滴泪缓缓落下来,落到了地上变成了一颗水晶。

天蓬终于明白嫦娥为什么让他去做一只猪了。这一天,是八月十五。他听见人们在说:“十五的月亮并不圆。”

他心里知道:明天的月亮一定会圆。

结尾

我终于想起了关于过去的一切。我知道自己前世是猪,来世还要继续做猪。

两个姑娘都说的没错。

我来世会是一只很念旧的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