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那些发誓说他没有死去的人们

对他们我一无所知或所知甚少,我的葡萄牙祖先,博尔赫斯;模糊的血亲
在我的肉体中仍旧晦暗地继续着 他们的习惯,纪律和焦虑。
黯昧,仿佛他们从没有存在过 又同艺术的程序格格不入,他们不可思议地形成了
时间、大地与遗忘的一部分。这样更好。事情就是如此,
他们是葡萄牙人,是着名的人
撬开了东方的长城,沉溺于大海和另一片沙子的海洋。他们是神秘荒漠里迷失的皇帝
又是那些发誓说他没有死去的人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