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良、韩鸣、项伯活捉马肃

策划书一、类型:动作片二、时长:120分钟三、故事亮点1、题材独特主题厚重忠信礼义智勇是儒家思想的核心,也是中华民族的灵魂。而历史上的留侯张良,正是集这些思想于一身的典范人物。对韩国的忠心不二、对灭韩的秦国怀有刻骨仇恨是其忠;跟随刘邦仍不忘韩王成是其信;桥下三次为黄石公老人拾鞋穿履是其礼;舍命救朋友项伯是其义;筹谋于帷幄决胜于千里是其智;博浪沙刺秦王是其勇;化解鸿门宴危机是其忠信义智勇的集中体现。本剧以青年张良为拯救被欺凌的女子兰晶与黑恶势力代表、将军马肃展开不屈斗争、舍命营救落入秦军之手的公子韩成、拼死援救朋友项伯等故事,表现了张良的忠、信、义、勇、智品质,也就是表现了中国的民族之魂,张良的曲折活动跟爱国精神紧密相连,主题厚重,感人至深,题材独一无二。2、人物独特形象感人本剧对张良的刻画,有真挚爱情,有抑强扶弱精神,有忠君爱国思想,有对朋友的侠肝义胆,有临危不惧的勇气,有超人的智慧,在强权面前不低头,在淫威面前不屈服,在利诱面前不动摇,在原则面前不妥协,多棱镜、多侧面、立体化表现张良的性格,血肉丰满,形象感人,大英雄形象跃然人们眼前,过目难忘,回味无穷,是不可多得的感人荧屏形象。3、故事独特惊险曲折张良山涧旁游历,突遇美女落水,营救中张良自己也险些溺水,故事一开始就曲折而扣人心弦;张良与恋人相约见面,途中遇到豪强欺凌弱小,张良义无反顾地救助弱小,得罪了豪强,导致恋人被抢,与豪强斗争升级,情节曲折而惊心动魄;张良援救一个被仇人马肃追杀的珠宝商人,结果是救了秦国奸细,故事跌宕起伏,出人意外;韩国被灭,韩王被俘,王室诸公子降敌,只有公子韩成坚贞不屈被俘,要被秦军押往秦国;张良冒死营救韩成,陷入绝境,看似回天无力,然竟峰回路转,曲折得惊人,曲折得意外,曲折得自然;张良为救项伯,义无反顾,力挽狂澜。由于故事一环扣一环,精彩、惊险、紧张不断,观众的胃口将被吊到极限,成为影片高座率的制胜法宝。4、神箫作用不可替代张良垓下吹箫制造了四面楚歌的历史故事,历来脍炙人口。本剧在情节演化和武打镜头中突出张良神箫地位和作用,神箫既是张良的象征,又是优美画面的道具。张良在游历山中时吹奏神箫,醉人的箫音大大提升了画面的美感力度;在忧国忧民时吹奏神箫,强化了影片的悲壮色彩;在武打紧张时吹奏神箫,既刻画了张良“骤然临之而不惊”的超人镇定性格,又推进了情节的发展演化。例如张良前遇悬崖后有追兵,身陷绝境,突然吹奏起秦地“千里思乡曲”的感人音乐,促使秦兵驻足谛听,商议如何处置张良,为张良等待救兵赢得了缓冲时间;同时箫音也引来了救兵,成为反败为胜的关键性因素。武打镜头中张良的铁箫与卫士韩鸣的宝剑紧密结合,融合为一道独特亮丽的风景线而引人入胜。大纲绝色少女兰晶乘做商贾的父亲离家当儿,带丫环野外玩耍,路遇将军之子马恶少追赶,兰晶紧张逃入山谷躲避,遇到张良山间游历吹箫。马恶少跑累了已经折回,兰晶与丫环在栈道上探头倾听张良吹箫。丫环跟兰晶开玩笑说马恶少又追来了,兰晶一惊,失足落入很深的山涧水潭。张良忙连衣跳入水中,救起兰晶。兰晶昏迷,张良为她嘴对嘴人工呼吸,兰晶清醒后惊叫。弄明情况,对张良产生感情。兰晶约会张良次日在城外望月亭相见。但回到家中,即被经商刚回家的父亲软禁,禁止她随意外出。兰晶以绝食相抗议,终于迫使父亲准许她外出约会张良。张良赴约途中,碰到将军马肃儿子马恶少欺凌毒打一个孩童,张良救助孩童,与马恶少结怨,马恶少派人跟踪了解到张良跟兰晶约会情况。张良与兰晶约会中吹箫跳舞,骑马追逐,诗情画意极了。两人商定,张良择日派人到兰晶家里求婚。马恶少垂涎兰晶的美貌,又痛恨张良,在其父马肃面前状告张良毒打他并夺他所爱。马肃决定抢先派人到兰晶家求婚,借以打击张良,起到一石二鸟的作用。张良的媒人到达兰晶家院外面时,马肃已经抢先遣媒送去聘礼,但遭到兰晶之父兰铭拒绝。马肃事先定出诡计,指使求婚的管家,一旦对方拒绝求婚,就采取栽赃诬陷对方暗通秦国的手段,逼迫兰家就范。管家见兰铭拒绝,立即翻脸,声称马将军得到举报,兰铭到秦国经商时暗通秦国,接受了秦国贿赂,答应为秦国搜集情报。管家命令跟随的的大批兵丁搜查,搜查时管家将事先藏在衣袖中的他伪造的李斯写给兰铭的信,放在兰敏衣柜中,然后作为“铁证”搜出。管家下令封锁兰家,不准任何人进出,让兰铭考虑一天,如私了就跟马家通婚,马将军会压下此案;否则就报告朝廷,满门抄斩。张良得报,带人去冲破马肃家丁封锁,营救兰晶。兰晶父母让张良赶紧接兰晶到张良庄园,然后完婚。但张良和兰晶正要撤离时,马肃已带大批兵丁赶来,双方发生激战。马肃人多势众,一部分人围攻张良及其手下,一部分人把兰晶绑入轿车带走。马恶少晚上在洞房逼兰晶就范,被兰晶咬伤。马恶少一怒之下,将兰晶打死。天明后马肃派人将兰晶尸体装箱抬到野外林中掩埋灭迹,被张良侦知抓获。张良到朝堂向韩王控告马肃,马肃百般狡辩。韩王和稀泥,说张良和马肃不要因为一介女子闹矛盾了,这样对国家不利。韩王安为了安抚咄咄逼人的秦国,决定割让太行以南、黄河以北的南阳大片国土给秦国。韩王与秦王会盟途中,被张良拦路劝谏,指出这是拿薪救火,取亡之道。韩王认为张良是小儿之见,不予采纳。不久,马肃带人追赶一名秦国商人,说是奸细;秦国商人中箭受伤,张良救下秦国商人,骗走马肃。秦国商人对张良说自己叫蒙鹫,来韩国经商,被马肃抢去珠宝,还要图财害命。他对张良救命之恩感激涕零,跟张良结为兄弟。秦国商人养好伤离开。不久,秦国大举进攻韩国,马肃被收买投降秦国,韩国抵抗不住,被灭国。张良痛心疾首。秦国派来担任郡守的将领来拜访张良,原来此人是张良救过的那位商人蒙鹫!蒙鹫许以高官厚禄想收买张良,张良断然拒绝,暗暗发誓要光复韩国!韩王被俘,韩王诸子投降,只有小儿子韩成坚强不屈,却又落入秦军之手。张良打探到秦军要把韩成解往秦国,便途中营救。他们跟数倍于己的秦军展开惊心动魄的搏斗,陷入绝境。然而最终峰回路转,张良等反败为胜,成功救下韩成这一王室成员,成为张良反秦复国的旗帜和火种。不久,楚国人项伯来到韩地经商,跟张良一见如故,两人谈话间都流露出光复祖国的意愿,情投意合,结为兄弟。县令马肃看上了项伯的美妻姜氏,假装买姜氏的东西,把姜氏骗至县衙强奸了。项伯得报,冲入县衙,在院中见到衣衫不整、悲伤哭泣的姜氏。姜氏当着项伯的面撞墙而死。项伯怒不可遏,找马肃报仇,挥刀杀了马肃部属十余人以及马肃的儿子马恶少,自己最后被马肃活捉。马肃准备次日把项伯斩首示众,一直避而不见蒙鹫的张良,这时为了替义兄项伯求情,带着卫士韩鸣,连夜赶到郡里去见蒙鹫。郡城未开,张良、韩鸣用飞爪搭住城垛,拉着绳子进入郡城。他们行踪被巡逻城墙的巡逻队发现,巡逻队呐喊着抓捕他们。张良、韩鸣经过激烈奔波躲藏,好容易才摆脱巡逻队的追赶。天刚亮,蒙鹫官邸尚未开门。张良、韩鸣上前打门,遭到蒙鹫卫队驱逐。张良、韩鸣迫不及待,一路打着冲进蒙鹫官邸,与蒙鹫卫队激烈冲突。蒙鹫出现,制止了卫队攻击,热情接见了张良。听了张良陈述,说其他一切事,只要张良提出,他有求必应;但项伯杀了马肃儿子和部属多人,犯了重罪,此事爱莫能助。张良拿出一包黄金,还有祖传的一块价值连城的碧玉,送给蒙鹫。蒙鹫推却不要。张良硬要放下,蒙鹫表示却之不恭,受之有愧。蒙鹫转变态度说,虽然他不好直接赦免项伯,但可以命令马肃把项伯一案移送到郡里复审,再设法释放项伯。张良深谢蒙鹫,说马肃今天午时就要杀项伯,要求蒙鹫给他一支令箭让他赶回去救项伯。蒙鹫给了张良令箭,张良与韩鸣飞马回到县里,项伯已被押往法场。张良、韩鸣赶到法场,刽子手正要下手,韩鸣飞珠击落刽子手举起的鬼头刀。张良亮出蒙鹫令箭,叫马肃停止行刑,把项伯押到郡里复审。马肃只好把项伯押回去,说明天移送郡里。张良傍晚请牢头吃饭,给了牢头银两,请牢头提供方便,让他们晚上进监牢探视项伯。二更时分,张良与韩鸣在牢头配合下,进入监狱。正要见项伯,忽见马肃带领七八名亲随到来,张良、韩鸣忙隐藏起来。听得马肃给牢头下令,要秘密处死项伯,然后伪造项伯自寻短见的假象。马肃指挥手下往死勒项伯,张良、韩鸣忙出手救项伯,跟马肃打起来。马肃一面带人阻挡张良、韩鸣,一面高叫手下赶紧往死勒项伯。张良冲过去击倒两名拉绳子勒项伯的人,救下项伯。经过激战,张良、韩鸣、项伯活捉马肃。马肃手下大队人马赶来包围了张良等,张良、韩鸣、项伯劫持马肃冲出去。刚出城门,马肃想反手一击制服张良等,被项伯杀死。郡里贴出布告,说马肃身为朝廷命官,强奸百姓妻子在前,阳奉阴违违抗郡守命令于后,死有余辜;项伯杀人越狱,罪不容诛,全国通缉;其余人等,不予追究。在人们围观布告的时候,张良正在庄园地道口外山上,与正要离开的项伯挥手道别。人物小传张良:男一号张良,字子房,男,20岁——28岁;祖父张开地,曾担任韩昭侯、宣惠王、襄哀王三代韩国君主的相国;父亲张平,曾担任韩釐王、悼惠王两代韩国君主的相国。父亲去世后,他因为年少,没有做官。但在韩国拥有一定影响力。张良长相英俊斯文,博学多才,智慧超群,善于吹箫,箫音出神入化。性格深沉,具有“骤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的特点。他忠君爱国,主持正义,扶危救困,讲究信义,嫉恶如仇,见义勇为。见到少女兰晶落水,便不顾自己安危全力营救,因而博得了兰晶的欢心;他跟兰晶约会途中,见到将军马肃的儿子马恶少欺凌流浪儿童,便挺身而出救助流浪儿童,跟马恶少结怨。将军马肃仗势欺人强迫兰晶做其儿子的媳妇,张良得报不惜跟势倾朝野的马肃对抗,救援兰晶,因力量对比太悬殊失败。兰晶被马恶少杀害,张良向韩王控告马肃,被和稀泥的韩王不了了之。张良虽未能搬倒马肃,但不畏权势主持正义的性格表现得淋漓尽致。张良抑强扶弱、扶危救困的性格也曾闹出笑话。他救了一个被马肃追杀的珠宝商人,结果救的却是秦国奸细。韩国被秦国所灭,张良痛心疾首,发誓光复韩国;他所救的秦国“商人”蒙鹫当了当地郡守,对他许以高官厚禄报恩,他断然拒绝;他打听到韩王被俘自杀,诸王子投降秦国,王室成员只有一个公子韩成不屈被俘,毅然冒着生命危险营救韩成,作为光复韩国的火种和旗帜。凡此种种,是他忠君爱国思想的集中体现。楚国落难者项伯被抓,张良又冒死营救。他的义气和勇气都表现到极致。兰晶:女一号
女,17岁,张良恋人。她是大家闺秀,善于琴棋书画,兼有大胆泼辣和娴熟文静双重性格,自由任性,不喜拘束,带丫环山中游玩,不慎落入水中昏迷。被张良救醒,发现陌生人对她做人工呼吸,惊慌咒骂,体现了妇女贞操观。弄清楚张良救她的原委后,转而对张良产生好感,大胆约会张良,敢于冲破封建社会对妇女设置的精神牢笼。将军马肃为儿子向她求婚,送去大量金银珠宝,她不为富贵和权势所动,断然予以拒绝。她敢于当众表明自己心归张良的立场,体现了心地直率;被绑到马恶少家中,仍坚贞不屈,不向权势和淫威低头,直至口咬马恶少后被打死,表现了刚强不屈的性格。韩鸣:男正二号男,18岁-26岁,张良卫士。身体剽悍,武艺高强,性格机敏,对张良忠心耿耿,出生入死保卫张良,如影随形,是张良不可缺少的臂助。张良的铁箫跟他的宝剑配合默契,相得益彰,形成独特威力。他随张良斗马肃,救韩成,救项伯,勇往直前,义无反顾,张良指向哪里,他就冲向哪里。他是忠勇二字的化身,是张良的侧影。马肃:男反一号男,45岁——53岁,韩国统兵大将,势倾朝野,脾气暴躁,相貌凶顽,作风霸道,仗势欺人,是黑恶势力的代表。他的儿子马恶少欺男霸女、无恶不作,被张良教训后,向他告状,他便决定替儿子出头。鉴于张良祖父和父亲生前曾为相,家族有一定影响力,他不好明火执仗打击张良,便采用迂回手段——夺取张良的恋人来打击张良。他抢在张良之前把厚重聘礼送到张良恋人兰晶家中。遭到拒绝后,使用栽赃陷害手段施压,并用大批家丁封锁兰晶家庭,强迫对方接收强加的婚姻。张良冲破封锁线救援兰晶,马肃动用军队抢走兰晶,将兰晶捆绑与其子马恶少成亲。马恶少被兰晶咬伤后打死兰晶,马肃百般替儿子辩护和掩盖罪行。秦军包围韩国都城后,马肃献城投降,卖国有功,做了秦国县令。他垂涎项伯妻子美貌,便将其骗至家中强奸,导致其自尽。项伯怒杀他家中数人,被他抓住打入死牢,准备斩首示众。张良出面替项伯向郡守蒙鹫求情,蒙鹫看在张良有救命之恩份上,命令马肃将项伯移送郡里。马肃便向项伯暗下杀手,被张良挫败。张良将马肃劫持出城,马肃企图逃跑,被项伯杀死。项伯:男正三号男,32岁,楚国流亡者,楚国大将项燕之子,项梁之弟,项羽之叔。生得形体剽悍,性格凶猛豪爽,为人耿直,武艺高强,爱国之情强烈。楚国被秦国灭亡,父亲项燕被秦国大将王翦打败自杀,项伯痛心疾首,时刻不忘国恨家仇,立志复国。见到张良,两人拥有共同志向、共同语言,一见如故,结义为兄弟。妻子屈氏被县令马肃强暴后自杀,他怒不可遏,挥刀杀死马肃儿子马恶少等几人,后被马肃带人活捉,准备斩首示众。紧要关头张良救下项伯,项伯杀死马肃,为妻子报了仇,为百姓除了害。马恶少:男反二号男,22岁——30岁,将军马肃之子,身体肥胖,面目凶顽,依仗父亲权势欺男霸女无恶不作的纨绔子弟。因小事毒打流浪儿童牛元,被张良制止后,决计报复张良。派人跟踪张良,发现张良跟美女兰晶约会,遂起歹念。向其父亲状告张良,谎称张良抢夺了他的“心上人”。其父动用军队抢回兰晶,马恶少企图强暴兰晶,被兰晶咬伤。马恶少恼羞成怒,竟然打死兰晶。数年后马恶少之父马肃投降秦国,做了县令,强暴了项伯之妻,导致其自杀。项伯挥刀杀入县衙,马恶少不识好歹迎战项伯,被项伯所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