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不写推荐理由直接列出一长串书名的书单

摘要:
先上结论,后上长文:没有写推荐理由的书单都是耍流氓没有层次感的书单都是误人子弟坏的书单都是相似的,好的书单却各有各的好,所以选择书单关键是找对人鉴别一个好书单最简单的是看他不推荐了多少书
一、不写推 …

图片 1

先上结论,后上长文:

  1. 没有写推荐理由的书单都是耍流氓
  2. 没有层次感的书单都是误人子弟
  3. 坏的书单都是相似的,好的书单却各有各的好,所以选择书单关键是找对人
  4. 鉴别一个好书单最简单的是看他不推荐了多少书

一、不写推荐理由直接列出一长串书名的书单,这是一种极不负责的行为

先看一个不好的例子,胡适的一个最低限度的国学书目,暂且不论其选取的范围和专业程度,通篇推荐理由、读书方式极少;

《书目答问》刻本甚多,近上海朝记书庄有石印“增辑本”,最易得。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附存目录 广东图书馆刻本,又点石斋石印本最方便。

《汇刻书目》顾氏原本已不适用,当用朱氏增订本,或上海北京书店翻印本,北京有益堂翻本最廉。

《续汇刻书目》双鱼堂刻本。

《史姓韵编》刻本稍贵,石印本有两种。此为《二十四史》的人名索引,最不可少。

《中国人名大辞典》 商务印书馆。

《历代名人年谱》 北京晋华书局新印本。

《世界大事年表》 商务印书馆。

《历代地理韵编》,《清代舆地韵编》广东图书馆本,又坊刻《李氏五种》本。

《历代纪元编》《李氏五种》本。

面对一长串的书目(洋洋洒洒百余部,这里只是节选),根本无从下手。而且如此庞杂的任务最容易引起「拖延症」——任务一旦过于超出自己的能力范围,人们就越有可能选择逃避、拖延。可想而知,胡适的书单倘若发表在现在,庞大的收藏数目是肯定的,极低的阅读率也是肯定的。

再看梁启超的国学入门书要目及其读法则要有诚意得多。标题就强调了这不仅是书目还有「读法」。

1.有精读泛读区分

《解蔽》、《正名》、《天论》、《正论》、《性恶》、《礼论》、《乐论》诸篇最当精读。余亦须全篇浏览。注释书王先谦《荀子注》甚善。

2.有读法,如谈如何读《二十四史》

一曰就书而摘。二曰就事分类而摘读志。三曰就人分类而摘读传。

书单的好坏,极大地依赖于推荐者的诚意,一份好的书单,不只是一份干巴巴的表格,而是一个个浓缩的阅读经验。如果没有阅读方法,那就是耍流氓。要是梁启超不写上《二十四史》的阅读方法,单单为精读《二十四史》就足以穷尽一个人的精力。

如果能标注上阅读方法、精读泛读,书单才算刚到一个及格线。

二、好书单要有层次感,既要有纵向的深度,又要有横向的联想

大脑的记忆方式不是一个硬盘——要用的时候直接提取。人的记忆非常需要「联系」,越是在一个领域看得更多,对这个领域的记忆就会越深。一个优秀的书单,通过对书籍由浅到深、由点及面的展开,就可以帮助一个人迅速建立对某个领域的知识体系。

举个知乎的例子,
张佳玮自己的回答:张佳玮读过哪些书?读书历程是什么样的?

这虽然不是一个书单,但这是我见过对某个领域(达到张佳玮这样的写作水平),最有层次感的书目。

首先是用时间轴的方式达到了一个纵向上的深入,因为年纪的增长天然就是一道书目难易度的分割线:

最初的趣味像古代孩子的抓周游戏一样决定命运,在与字们做斗争时与我做伴的是《杨家将》《说唐》以至于《三国演义》、《东周列国志》。于是白马银枪辕门刁斗成了我最初的幻想世界,男孩易于受优雅与热血的蛊惑,摆弄象棋或者塑料刀枪只能片段抒解不能生为剑仙游侠的遗憾,于是,寻找古代背景周边故事阅读,是我幼时的主要趣味。…………

金庸引路,小学毕业初读李健吾先生译《三个火枪手》本指望看到豪侠击剑,却被老版小说中的插图迷住。骑士帽、击剑短裤、剑与酒杯、巴黎的旅馆与衬衣。于是顺理成章,那一夏如蚕食桑叶,沿经顺络的跟着线索读:《三剑客》—《基督山伯爵》-《欧也尼·葛朗台》-《高老头》-《红与黑》(当时这本读来煞是无趣)-《战争与和平》《简·爱》—《巴黎圣母院》—《悲惨世界》。…………

开始琢磨“我是谁”系列的问题,开始琢磨“我是谁”系列的问题,以至生从何来死往何去。斯蒂芬·霍金的科普读物蒙田关于死亡的随笔庄子调侃司命的篇章印度关于生殖与轮回的传说阿那克曼西德以为宇宙与火的关系…………

大概是 20
岁时,我初读卡尔维诺《美国讲稿》,然后被他引述的一个故事迷住,然后被他引述的一个故事迷住。我在这段话里找到了自己
6
岁时的光景:陌生的字、磁带中的叙述语音、图像,这一切在重塑世界,而我需要以自己的经验将之拼接。推而广之,伦勃朗那光线奇妙的《夜巡》德彪西那记录闹市的钢琴曲达芬奇自己在笔记本上的草图和描述,这些都是一本书。…………

正是这样一份并不是书单的书单,以时间的流逝为线索回答了「如何成为这样的一个张佳玮」。

不仅仅是时间的层次,还有横向的拓展:

按图索骥。从海明威那里找到了庞德与菲茨杰拉德,从马尔克斯那里找到了胡安·卢尔福,从《红楼梦》里黛玉和湘云聊天找到了王维,当然还有《西厢记》略萨那里找到了科塔萨尔,从麦尔维尔的致敬中寻至霍桑,从罗素的《西方哲学史》里抠搜出许多他当作谈资的人名。

这段话可以作为「推荐算法」最初的起源。一个好的书单必须要超越豆瓣、亚马逊的推荐算法。真正要对一个领域有深入的探索,最好的方法就是上文开头点出的「按图索骥」。曾经有个教授推荐过一种读书方法:若是你想对这本书有更深的了解,那就去看书目最后的引用列表吧,引用是能体现一本书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的线索。

当书单富有层次感之美时,我认为书单已经进入了第二层境界:这份书单可以带你进入书籍所在的世界(在这里就是张佳玮的世界了)。从层次的角度,往往专业类书单要比通识类书单更好。

三、坏的书单都是相似的,好的书单却各有各的好,所以选择书单关键是找对人

书单没有最好,只有最适合。

从开书单的角度,书单要有自己的目标人群。

从读者的角度,你要全方位地去找你所相信的人所开的书单。

这个所相信的人,有可能是你的老师、教授,也可以是某个领域的专家。这么说来知乎是一个找书单比较靠谱的地方,见知乎上有哪些关于书籍推荐的好问答?记住,当准备进入一个书单的大坑时,一定要对推荐者有一个大概的认知——他是什么领域的、他读书的品味如何,不一而足。

而且,对一个人的崇拜和由此产生的「成为像他那样的人」的渴望会使一个书单更有力量。

四、鉴别一个好书单最简单的是看他不推荐了多少书

正如知友在业余和专业最大的区别是什么?里回答的,专业和业余的一个区别是识别坏的能力。

觉得 Daniel Day-Lewis
的演技好是容易的,而能洞察黄晓明的演技坏在哪里是困难的。觉得 Michael
Jackson 的音乐好是容易的,而能洞察 Justin Bieber
的音乐坏在哪里是困难的。觉得一个回答很好而去点上赞同是容易的,而能洞察一个回答坏在哪里而去作答碾压是困难的。审「美」是容易的,而审「丑」是困难的。所以业余和专业最大的区别,大概就是
能识别出坏的。

当初在复旦《论语精读》课上,被同学们称为「傅子」的傅杰老师开头就把大家镇住了。他不像其他教授,直接给出一个指定的参考书,而是一个一个地分析《论语》的所有版本。关键是,介绍完一个版本后,得出的结论大多是——不要读。在两堂课后终于推荐了两个版本的论语,钱穆的论语新解
和杨伯峻的论语译注 。

推荐书是容易的,甄别出不好的书是难的。大多数人都能随手开出一个书单,但只有极少数的人能开出一个不建议读的书单。书单就如「冰山一角」,上层的条目质量依托于无数阅读经历的支撑。

书籍浩如烟海,推荐书单是浓缩自己的经验,而推荐不读的书则是避免浪费你的时间,两者都很重要。

评论区让我推荐一些书单,我自己也曾写过书单,但用我上述的标准去衡量实在算不上优质。

如果读书兴趣在「历史、出版、艺术、传媒」上,我强烈推荐一位老师 malingcat

已读 3409 本书,这构成了绝对的厚度和底蕴。

图片 2

她列的书单

给我的研究生(核心书目 20 种)

给我的研究生(开拓视野 30 种)

除去新闻传播专业以外也有饮膳书籍这样很有古典、生活趣味的书单

但老师在书单里写得比较少,推荐顺着去找老师写的书评,除去豆瓣以外,很多收录在博客

当作如是观 – 博客大巴

以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