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版《追风筝的人》

摘要:
中国版《追风筝的人》,中国文史出版社隆重推出!长篇小说年度钜献,乱世民国暖伤之作——“就算没有我,也不能没有你。”好书推荐网2015年1月18日书讯:近日,六沐雪新书《逃往夏威夷》由中国

图片 1

中国版《追风筝的人》,中国文史出版社隆重推出!长篇小说年度钜献,乱世民国暖伤之作——“就算没有我,也不能没有你。”

好书推荐网2015年1月18日书讯:近日,六沐雪新书《逃往夏威夷》由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六沐雪,新锐青年作家。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会员,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北京儒意欣欣文化传媒集团签约作家。在《人民日报》《解放军报》《中国青年报》《中国国防报》《当代电影》《中国电影周报》等省级以上报刊发表作品逾五百万字。

编辑推荐

中国版《追风筝的人》。

这是一部战争与和平、个人与国家、忠诚与背叛、父与子、主人与用人、家庭与友谊、伦理与血缘、世俗与爱情、恩典与救赎、温馨与恐怖、仇恨与大义错综交织、浑然天成、直触人性本质的作品,它涵盖了一切文学与生活的主题。

一幅民国京都的浮世图卷,一曲凄美绝伦的人性颂歌。作者用十五年心血在史诗般宏大的历史景观中以温婉细腻的笔触摹画出罪恶、自私、贪婪、善良、慈爱、隐忍的复杂多样的人性,叙写出令人极度震撼且富有高度文学质感的荡气回肠的生动故事,真正实现了不同类型读者酣畅淋漓的阅读理想。

内容提要

也许,每个人心的城池里,都住着两个面目迥异的生灵,一个是魔鬼,一个是天使,它们会在光怪陆离的人间凡尘神出鬼没。在风雨飘摇的民国时代,少爷月生与佣人的儿子木瓜都从小失去他们心中的美丽女神——妈妈,他俩情同手足地在一个屋檐下度过了美好少年时光。这对同父异母的兄弟,为何又是主佣关系?木瓜对他说:“月生少爷,就算没有我,也不能没有你。”可月生为何屡次配合亲日恶少把魔掌伸向他,而他明知有生命安危,却又甘愿用生命证明自己的忠诚,而月生又为何处心积虑地把他逼出主佣祖宗三代生活在一起的赵家大院?如果逃离可以了却一切恩怨,月生为何又两度跋涉万里冒着生死返回原地,在血雨腥风中欲帮他逃出危险境地?当月生得知一向敬重的爸爸在遗嘱中居然隐藏着一个令人窒息的惊天谎言,而且木瓜已遭亲日恶少之流陷害,一切行动的初衷看似毫无意义时,他却又把自己人生的全部美好献了出来,包括撇下日夜苦苦思念的爱妻,抛弃本该有无限可能的生命……背叛是心灵的毒药,逃离是梦魇的开始,救赎是否让你看到生命裂缝里的一丝光亮?

章节试读

一觉醒来,又是一个温暖而明媚的早晨。我翻身坐起,极目越过窗外那片洒满阳光的椰子林,停留在水天相接的大海上。鸟儿们上下翻飞时的鸣叫,氤氲着海洋气味的清风掠过耳际,又被浪花卷击礁石的声音有节奏地淹没着。那个1928年寒冷的冬日,十六岁的我和最敬重的爸爸逃到夏威夷后,每天都是这样有前奏似的开始一天的生活。爸爸在世的时候,每到这个时刻,他都不会轻易惊扰我。后来,成为我妻子的丛莲,美丽而善良的丛莲,也像爸爸一样坚守着这个默契。他们知道我在想什么。我很感激。他们不愧是我生命中至亲至爱的人。我似乎并不领情大自然在这个季节恩赐给这座岛屿如此明媚的风光。若是不看墙上的挂历标着的那个大大的“12”,我压根就忘记这正是夏威夷的冬天,像春天一样风暖花开的冬天。正是这晨光明媚的温暖,戳痛了我。因为在太平洋对岸的中国首都南京,此时正深陷在午夜的飕飕寒风中,被日本军队惨绝人寰的白色恐怖笼罩着,不知又有多少同胞的冤魂在黑夜里游荡。我那亲如兄弟的小伙伴是不是蜷缩在哪个角落又躲过了日本鬼子那噬血的屠刀?我很想念我的小伙伴——木瓜,我无法忘却的另一个至亲至爱的人。他鼻尖上的那颗奇大的黑痣,像一颗熠熠生辉的明珠照亮我那阴晦而狭小的胸膛。阳台上笼子里的两只信鸽,用翅膀把鸽笼扑腾得哗哗直响,杂乱的响声明显地干扰到了我在太平洋对岸神游的思绪,但我并没有丝毫不快。我理解鸽子们的焦躁。可以想象,它们像我失去木瓜一样,是失落和孤独的。十三年前,它们三个亲密伙伴从南京跟随我逃到异国他乡。三年前,我放回那只叫波斯的信鸽去寻找木瓜。我清楚地记得波斯那时极不情愿离开的情形。我把它抛向空中,谁知它飞了几圈之后,又停回鸽笼上,我气得拿着笤帚驱赶,它又飞到附近的一棵高大的合欢树上,与笼里两只鸽子一起发出低沉的咕咕的叫声。我急红了眼,大声地“嗬嗬”地喊叫着,把笤帚扔了过去,可是波斯毫不理睬,又开始梳理自己美丽而光滑的灰白羽毛。不一会儿,它收拾停当,面向西方展开翅膀,像利箭一样消失在波涛汹涌的太平洋上。波斯,这一去便杳无音讯。
“丛莲,帮我去看看那两只调皮的鸽子吧,它们发什么神经了?”我对张罗着早点的妻子说。“月生,我想,它们是发情了吧!”丛莲笑着朝我抛了一个媚眼。丛莲经常用这样的方式尽量逗我开心。丛莲往笼前一站,它们扑腾得更欢了,并发出咕咕的响亮叫声。丛莲对我做了一个美式的动作,摊了摊手,耸耸肩,摆了摆头,表示完全弄不清它们如此发疯的原因。凭我年少时在南京玩儿鸽养鸽的经验,信鸽只有寻找到了自己恩爱的伴侣,才会发出如此洪亮的声音。“月生月生,那不是咱们的波斯吗!”丛莲挥舞着手突然尖叫起来。我蹦下床沿闪身蹿上阳台,顺着丛莲手指的方向看去,停留在那棵高大合欢树上的灰白鸽子分明就是波斯,它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我像打了鸡血似的“嗬,嗬嗬……”地唤着波斯。波斯拼命地振动着翅膀,几欲落下又几度飞起,终于停在了我的肩膀上。我刚想伸手过去抚摸一下波斯,波斯“啪”的一声,从我的后背滑下去滚落到地上。我慌忙转身蹲下,波斯振了一下翅膀站了起来,摇晃着跳了几步,还是倒在了地上。我睁大眼睛,发现波斯少了左腿,右腿上用薄薄的塑料结实地缠着一封信。它的胸骨上有擦伤的痕迹,渗出的血把身体内侧的一小撮绒毛粘连在了一起。我猜测,大有可能是日军把波斯当作“传信兵”,打了妄图致命的一枪。因为在波斯的羽衣里还能依稀闻到一丝药硝的气味。

专业点评

这是一部战争与和平、个人与国家、忠诚与背叛、父与子、主人与用人、家庭与友谊、伦理与血缘、世俗与爱情、恩典与救赎、温馨与恐怖、仇恨与大义错综交织、浑然天成、直触人性本质的作品,它涵盖了一切文学与生活的主题。一幅民国京都的浮世图卷,一曲凄美绝伦的人性颂歌。作者用十五年心血在史诗般宏大的历史景观中以温婉细腻的笔触摹画出罪恶、自私、贪婪、善良、慈爱、隐忍的复杂多样的人性,叙写出令人极度震撼且富有高度文学质感的荡气回肠的生动故事,真正实现了不同类型读者酣畅淋漓的阅读理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