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的张梗来到上海参加了台湾共产党

从1945年抗战胜利,到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江山变色,大陆政权易手,台湾岛风雨飘摇。一些久经历练的红色骨干特工,一批富于理想主义的地下共产党人,在坚贞与忠诚、生存与死亡的白色恐怖笼罩下,经历着意志的考验。今天,我们为您带来的就是其中五位的故事。

1928年4月15日,台湾人林木顺、谢雪红和翁泽生、蔡孝乾等人在上海集会,成立了台湾共产党。那时的张梗来到上海参加了台湾共产党。1931年,日本殖民警察对台共进行
“大检肃”,
台共领导人谢雪红等被抓捕并判以重刑,蔡孝乾等人则逃到了大陆,台共被彻底地破坏了。

张梗刚刚回到台湾,就因为上海台湾反帝同盟的牵连而被捕,不过他的共党身份并未暴露。这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想出了这么一个办法。

蓝博洲 台湾作家 电视製作人:

“他在牢里面就开始装疯,精神不是很正常。后来闹得不是办法以后,日本警察就把他放出来,等于是假释出来。”

不久,疯子张梗却突然人间蒸发了。

1945年8月,日本宣布投降,对台湾长达50年的殖民统治也宣告结束,国民政府接收了台湾。也就在这个时候,中共中央任命台湾人蔡孝乾为台湾省工作委员会书记,并派蔡孝乾、张志忠、陈泽民、洪幼樵等人秘密回到台湾,成立中共台湾省工作委员会。

在组织安排下,中共党员季沄和张志忠以夫妻的身份作掩护,在台湾开展地下工作。

初到台湾,张志忠奔走于台岛新竹南北的山区、平原勘察,筹建红色武装。同时他以“杨春霖”的名字,以商人身份掩护开展活动。

台湾“二二八事件”以后,大陆国共战争的战略态势已经发生根本转变。进入1949年,局势趋于明朗。此时,蛰伏于台湾的中共地下党,也秘密举行了一连串会议。

当时台湾地下党设定1950年4月,作为从岛内响应解放军攻台行动的发起时间。张志忠在岛内积极地做着各方面的准备。他们不曾料到,危险正一步步来临。这个之前提到的张梗与这群中共地下党员有什么关系呢?

“黄昏时候,在树叶散落的马路上,目送你的马车,在马路上晃来晃去地消失在遥远的彼方。在充满回忆的小山上,遥望他国的天空,忆起在梦中消逝的一年,泪水忍不住流了下来。马车的声音,令人怀念,去年送走你的马车,竟是永别。”

1947年9月,基隆中学党支部成立,钟浩东任支部书记。不久中共基隆市工委成立,钟浩东任工委书记,他迅速以校长身份做掩护,开展地下工作。

“当时有一个叫林英杰,是省工委里面的领导人之一,他就来找我,不是钟浩东给我的任务,是省工委通过林英杰到我学校来找我,说省的机关报,省的地下党的代表省工委的报,要在基隆宿舍里面编,要在基隆宿舍里面印,要我当主要的负责人。”

这份省工委的机关报,就是后来掀起了巨大波澜的《光明报》。

1949年5月1日早晨,台湾全省实施户口总检。5月19日,戒严令颁布。一时间整个台湾岛风声鹤唳,风雨欲来。

而此时,钟浩东也清楚,

基隆中学已经被情治机关盯上了……

蓝博洲 台湾作家 电视製作人:

“蔡孝乾,他不是那么简单的人,他是唯一参加两万五千里长征的台籍的共产党人。”

1945年8月,日本战败投降。国民党军队由美军舰只运送,接收台湾。中共中央也决定在台湾建立党组织。当时在延安的蔡孝乾,是唯一有红军资历的台湾干部,鉴于他熟悉岛内情况并经过长征考验,中共中央有关部门,遂任命蔡孝乾为中共台湾省工委书记,他很快动身,离开延安,去往台湾岛。

蔡孝乾当时接到的任务,是回台湾发展地下党组织。而他的工作重点,是配合中共解放台湾。

蔡孝乾那时化名“老郑”,在台湾的公开身份是商人,与十六七岁的小姨子同居。

“四六学潮”三个月后,台北大学校园里,出现地下党的机关刊物《光明报》。而《光明报》,还送到了台湾省主席兼警备司令陈诚的家里。

蒋介石以国民党总裁的身份,痛斥保密局局长毛人凤、内政部调查局局长季源溥、台湾省保安副司令彭孟缉,要求立即查出“反动报纸”到底是哪里来的。

吴澍培 “台湾政治受难人互助会”前会长:

“当时在这个时候蔡孝乾已经向媒体交代叛乱分子共匪,一定要来自首,要自新。那这样的话呢,就等于他是投降。所以一旦投降的话,你是一个头头,你下面有什么人。虽然他不会了解到末端的哪些人,但是几个重要的干部他都会知道,他一定是把这个出卖掉了。出卖掉了以后,中间的干部有些很坚强,台湾的地下党整个从根就拔掉了。”

从1948年秋开始,国民党政权机关分陆路和水路向广州、台湾撤退,国防部尚保存有500余箱军事机要档案,国防部部长白崇禧、参谋总长陈诚主张直运台湾。吴石建言以福州有“进则返京容易,退则转台便捷”为理由,建议暂移福州。国民党当局采纳了他的意见。于是,吴石派人将500余箱机要档案从南京押送抵达福州,保存在于山戚公祠大殿内。此时,吴石已经打算一旦时机成熟就在福州起义,将这批机要档案悉数交给解放军。

1949年7月,吴石由福州经广州辗转到香港找到吴仲禧。吴石告诉吴仲禧,福建绥靖公署的任职已经结束,他已被调任国防部任参谋次长,要到台湾去。

“就那时候,当时本来一个高官,完全可以从那儿切断就算了,不再干工作就完了。结果呢他还是,他想的还是希望后台湾能够统一,全国能够统一,还想的这些。后还是去了。”

吴石来到台湾后,身任国防部参谋次长,进入了国民党军事机构的高决策层。这个时候,他所掌握的情报,是直达军界和政界高层的核心机密。

1949年11月27日,中共华东局派遣女情报员朱枫从香港抵台,与台湾地下党负责人蔡孝乾取得联系。一个星期后,化名“陈太太”的朱枫,拿着吴石曾经的联系人万景光的亲笔信,与吴石见了面。

朱枫、吴石等在国民党的军事法庭上

冯亦同 《朱枫传》作者:

“他等待朱枫的心情肯定是很迫切的,也为她做好准备了,所以他五六个礼拜送了五六次。

就是他把花名册,把这个战场战略上的一些需要的部署,炮、飞机、坦克这些,甚至于数字都一一的准备好了,然后由朱枫传递出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