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节我和弟弟去门山上坟

我叫顶天霸,人送外号“霸天”,朋友们给我取这个外号,有一个原因。

这原因说起来巧合,清明节我和弟弟去门山上坟,山脚下有卖菊花、冥币、白纸人等小贩,但小贩人数稀少,据说这座山邪气,没人敢在这摆摊做生意,而我亲戚早久以前便在埋在这,只能硬头皮过来上坟,外号的原因在这座山上开始。

清明节天气晴朗,我和弟弟傲天站在一位老伯摊前,看中一款精致纸扎的闹钟,虽是烧给鬼用,但与真的一模一样,我拿起来仔细瞧了瞧,却有一个奇怪地方。

这闹钟丝毫不缺,只缺时针,我好奇问老伯:“别的闹钟多没有秒针,而你做的闹钟为何没有时针”。

老伯说话倒诚恳,回道:“这闹钟不是我做,在路边拾到,你若喜欢,送给你。”

弟弟傲天见有免费东西可以拿,从老伯手里接过闹钟,打算烧给亲戚,反正死人用的东西,少上时针无所谓。

我见弟弟拿别人东西,心里有些不好意思,虽说这闹钟老伯拾的,但也不能平白无故接受别人东西,我这人就这毛病,不能欠人情!

在老伯地摊上买些死人用东西,与弟弟一起上山祭拜亲戚。

门山弯曲盘旋,耸立云霄,云雾浓处别有一番风味,亲戚坟墓便在山中间,只是此山长久没有人来祭拜,杂草丛生,一路走的磕磕碰碰。

只爬上小半处,已经快中午,天色在此时,本晴朗阳光却突然转变,瓢泼大雨下的稀里哗啦。

傲天在一处遮雨地朝我挥手喊道:“哥哥,这里遮雨好,我们在这躲会雨,待雨小些,再上山祭拜。”

我看傲天满头雨水,自个身上也淋湿透,便朝傲天那里跑去,正跑的时候,不知哪儿传来奇怪声音:“叮铃铃…”连续响上三次,但雨势如破堤大坝,山上道路迅速积满河水,顾不得奇怪声音,捂脑袋朝傲天跑去。

傲天拨开前面杂草,使劲朝下按了按,我和傲天坐下,看着外面大雨。

正等雨时,弟弟忽一叫,对我道:“哥哥,我屁股底下疼,似有东西咬我。”

我轻笑拍打弟弟头,吓唬他道:“怕是鬼在咬你!”

正在我与弟弟聊天时,大雨里钻出一条人影,抹去脸上雨水,却是一高大汉子,对我和弟弟笑了笑:“外面好大的雨,你们也是来祭拜的吗?”

“嗯。”我与弟弟同时答道。

“有心人啊,现在许多人传此山邪气,即使有亲人埋在这里,也不愿意来祭拜。”高大汉子与我们在雨里聊起天。

雨逐渐变小,我们正打算走时,弟弟脸色变苍白,冷着脸对我说:“哥哥,我屁股好疼,要不你们先走,我在这等你。”

高大汉子伸出手,朝我弟弟说道:“若不嫌弃,我背你上山。”

弟弟却在此刻,变的不一样,打开高大汉子手,眼睛死死盯他道:“你一个死人,滚开!”

我有些生气,高大汉子在等雨时,对我和弟弟照顾不少,从自个背包里拿出食物一起吃,此时弟弟却像变一个人,:“傲天,你不要胡闹,快点像大哥道歉。”说完,我指向身旁高大汉子。

弟弟不服气,指自己屁股道:“哥哥,我屁股真疼,不要他背。”

我更生气,自己弟弟平时在家惯着就是,在外面对别人如此无理,真气人,扇了弟弟一巴掌,认真道:“快些道歉!”

弟弟揉了揉脸上红印,眼里含泪,哭诉道:“哥哥,我不道歉,刚才咬我屁股的东西,说他就是一个死人!”

“胡说!”“啪”我又一个巴掌扇向弟弟脸上,赶忙替弟弟向高大汉子道歉:“很对不起,我弟弟就是爱耍性子,你不要放在心上。”

高大汉子满脸笑呵呵道:“没事,看你教训弟弟模样,真是霸气,送你一个外号吧,就叫做“霸天”如何?”

我尴尬笑了笑:“我本名叫傲天,你却给我外号霸天,真是贴切。”

弟弟在一旁“哼”一声,对我道:“哥,你看看草丛里墓碑上字,再说这名字贴切不贴切。”

我拨开杂草,一座墓碑赫然躺在地上,而身旁大汉拉住我手,对我道:“这东西不要碰,看了邪气。”

弟弟拖着我手道:“哥哥,你看清楚,上面写的字!”

我甩开弟弟手,气道:“你不要胡闹,这字你自己看去,我与大哥先上山祭拜,你若想待在这里,就待在这。”

弟弟见我正生气,不敢说话,但还是拖住我腿,轻声道:“哥哥,不要相信他。”

虽说我对弟弟生气,但毕竟是自己亲弟弟,心里一丝疑惑,偷偷朝身旁大汉憋眼看去,大汉身体结实,满脸笑容,但心里总有一丝奇怪,似山脚下老伯送的时钟,缺了什么东西!

高大汉子在山路上催促:“霸天,我们快些走,早些上山祭拜,这雨估计待会还要下。”

我看了看天空,乌云密布,来不及细想大汉奇怪地方,交待弟弟在此处老实等我,便随大汉朝山上走去,临走时,我看向杂草堆里躺倒的墓碑,上面刻着宋体大字“霸天之墓”。

心里一凉,可能与大汉取的外号巧合,虽自己安慰,手间不自觉发抖,走上一路,山路湿滑,走的艰辛,而身前大汉却如鞋底生根,步伐矫健朝前走,我在他身后跟的吃力。

呼哧呼哧喊道:“大哥,路滑,我走不快。”正说话时,空气里刹时传来“叮铃铃…”奇怪声音,这次却连续两次,少了一次。

我本对墓碑上刻“霸天”二字害怕,此刻猛传来声响,吓了一跳!满脸惊恐朝四处张望,待回过神来,走在前面大汉消失不见!

阴蒙蒙天气,虽说光线不足,但山路宽敞,笔直向前,一个大活人怎么就突然不见?我心里“砰、砰”乱跳,担心起自己弟弟,不管消失大汉,急忙朝山下跑去,一路栽上几个跟头,差点掉下山崖,总算有惊无险来到遮雨处。

弟弟正笑嘻嘻坐在墓碑上,脸色更白,招手对我道:“哥哥,你祭拜回来了吗?”

我看到弟弟平安无事,担忧道:“没…没,刚才大汉不见…”

话硬生生卡在嗓子眼,大汉却从遮雨处里面走出来,对我道:“小兄弟,你走太慢,刚才见你不见,我先祭拜回来等你。”

弟弟有些害怕看向走出来大汉,对我眨眼道:“哥哥,不要相信他,快走!”

我察觉不对,这大汉怎么会在我之前回来,上山祭拜路只有一条,能在我眨眼间回来,想起弟弟对我说的话,“他是一个死人!”,心中确定,自己与弟弟怕是遇上不干净东西。

上前拉起弟弟手猛地朝山下跑去,而大汉在身后怪笑看向我们,:“你们逃不掉的,永远逃不掉的,哈哈…”

我自小便来门山祭拜,对山路相当熟悉,即使闭眼也能下山,对身后大汉冷声道:“即便你真是鬼,今天我也能从你眼皮底下离开。”

敢说出这话,不仅是我对与山路熟悉,更在小时候听姥姥说过,遇鬼不要怕,一定要比鬼更硬气,真遇到鬼打墙,只需撒泼尿,自然能破解。

握起弟弟手一路向山下跑,遇到一堵鬼打墙,轻易破解,引起大汉在身后鬼叫,:“啊…没想到你是童子尿,疼死我了!”

刚下雨,路比较滑,与弟弟虽逃过大汉堵截,却走的缓慢,而弟弟的手异常冰冷,我担心道:“弟弟,不要怕,我们已经逃出来,你说的那个死人,不会在追上来了。”

冰冷的手,从我手心里消失,心里一紧,身后弟弟变模糊,脸色阴森道:“哥…,哥…,闹…钟,闹…钟…!”

“闹钟什么?弟弟你怎么了?不要吓哥哥!”我彻底失去理智,傲天模糊影子与空气融为一体,亲弟弟在面前消失无影,无助跪在地上。

我发疯朝山下跑去,找人求救,在山脚路口看见一具尸体,正是高大汉子的尸体,形状怪异蜷缩一团,双手紧紧捂在胸口!

“叮铃铃…”奇怪声音响起,此刻只响一声,我痛苦双手捂在胸口,睁大双眼盯向山脚高大汉子尸体。

身体随胸口疼痛蜷缩,如同死去大汉模样,意识渐渐模糊,后一眼望见山脚下卖祭品老伯,拾起我怀里闹钟,嘴里默默念着:“1时、2时、3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