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泡冲着脸红的无名笑了笑

摘要:
一只老鼠,对不对,对不对。哈哈哈哈。草泡冲着脸红的无名笑了笑。这个,这个么,目前嘛,确实吧,实在是,好了,你挺厉害的。给,看这一道难的。嘻嘻。无名就好像春节时回家被亲戚盘问般语无论次,把手里的纸拧来

“一只老鼠,对不对,对不对。哈哈哈哈。”草泡冲着脸红的无名笑了笑。

“这个,这个么,目前嘛,确实吧,实在是,好了,你挺厉害的。给,看这一道难的。嘻嘻。”无名就好像春节时回家被亲戚盘问般语无论次,把手里的纸拧来拧去,喃喃完了,把手纸递给草泡。

皱巴巴的手纸上显示:“近几十年来,人们发明了各种各样的药物来毒杀老鼠。可是人们发现,在一些老鼠经常出人的地方放置老鼠药的方法越来越没有效果,无论人们将药物添加到对于老鼠来说多么美妹的食物之中,老鼠都会对这些送来的‘美味’置之不理。根据这一现象,得到的可能解释是:老鼠的嗅觉异常灵敏,它们能够从任何复杂的气味中辨别出对它们有害的物质。”

草泡正在看着,这时正好有四名群众演员路过。四名路人也看了看草泡手里的草纸,说出了自己的看法。路人甲:老鼠很少去那些曾经放置过老鼠药的地方活动;路人乙:老鼠在进食前对任何食物进行取样并品尝其中是否含有有毒物质;路人丙:科学家经过一系列实验,证明有的老鼠对于一些药物已经产生了抗药性;路人丁:将没有添加任何药物的粮食放在先前放置过药物的地方,老鼠也不会去动这些食物。

无名仰着头看着草泡:“请问哪位路人的看法最强有力地表明上文中最后一个解释是错误的?”

草泡看了看相貌普通的群众演员,心想,剧组真省钱呐,又低下头意味深长地看着无名。

无名递给草泡一块奶酪,说:“请你把奶酪送给你想送给的那位路人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