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从那之后我也经常会做那个梦

多年来,我一直坐着同样的梦。
梦里,无尽肆虐的火蛇,疯狂的扭动着身躯,贪婪的啃食着遍地的尸骸。血腥味混着烧焦尸体的恶臭弥漫在天地之间令人作呕。仿若两军经过惨烈厮杀后的战场一般,没有一丝生气,低沉的,压抑着,让人喘不过气来。
我身处其中,不但没有感到任何不适,反而有着从未有过的愉悦,这种感觉让我很享受。
但是这种感觉很短暂,因为每次出现这种感觉的时候就预示着梦要醒了。
山巅之上,我静静的坐着,而我的剑上还残留着未干的血迹….
这是谁的血,我不知道….
数日后,听闻江湖上传言:慕容家一夜之间被灭族了。
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心里久久不能平静,总感觉有些匪夷所思。
每次我做了那个梦之后,都会有一个江湖大家被斩草除根。我不知道为什么。是巧合吗?天下间哪有这么巧的事?是我做的吗?一定不是,我马上否定了自己这个可怕而又荒诞想法,我只是个剑道学徒,哪有那种高超的剑术。
正在我心乱如麻的时候,我看见师傅正在不远处盯着我看,在他脸上泛着笑意,但我看他的笑容却感到一阵毛骨悚然。
师傅从小就告诉我,我要报仇!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而我的仇人便是天下第一剑。
我知道我必须努力修炼才能报仇。于是我放下了一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每天专心练剑。
而从那之后我也经常会做那个梦,同样的,当梦醒的时候,我什么都不记得了,然后江湖上就会传出消息某某家族也被一夜之间灭掉了。
我不想杀人,也不愿意杀人,但是这种病态的梦境让我无法忍受,为了不再做梦我一连几天几夜都没有睡觉。
但是,我终究不是神,我是人,我太累了。那一觉我睡的很死,甚至我自己都感受不到自己的存在,我几度怀疑我已经死了。
再后来我又做了一个梦。
梦里,我孤单的站在一座大院中,师傅在我脚下安静的躺着,在他脸上依旧保留着那诡异的笑容。我四处打量着,到处都是残肢碎肉。耳边没有人声,有得只是呜呜风声,仿佛风里还带着没有走远的刀剑齐鸣,。
风儿渐渐飘远。带着后的刀剑铿鸣,卷走了嗜血的魂,只留得兵尸如山血似河。。。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醒了,我慌忙的去找师傅,但是师傅像消失了一样。
我知道师傅死了,因为我梦见了。
我把这一切都归咎在那个杀父仇人天下第一剑的身上。我找到了他,然而我却败给了他,但他并没有杀我。他告诉我,我的师傅已经入魔,是自杀的,而那些名门大派确实是我杀的。因为我学的是师傅的剑法,虽然威力无比,却会被心魔所扰。
我自然不信他的话,在他转身的那一刻,我用了藏在袖口的毒针。
他死了,我的仇终于报了。但我并不感到开心。我带着他的人头回到山上祭我的师傅,但当我回到山上的时候,我惊异发现了师傅的墓碑,我想起那是我十年前亲手为师傅立的。
这时那个天下第一剑突然出现在我的身旁,此刻我才看清他的面容,竟然与我一模一样。他跟我说,他就是我,我也是他,根本没有什么仇人,也没有什么所谓的天下第一剑。
他说的这些话我似懂非懂,后来我就留在了这深山中,不愿再涉足尘世,因为我怕再坐那样的梦,再去杀人。
其实在这深山之中也并不孤独,偶尔会见到路过的商队和镖局,也会看到一些土匪.他们也并非是什么恶人。
有时我也会跟他们聊上一聊,从他们嘴里我知道了许多外面的的事,外面的人称我为剑魔。
我叫风清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