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却无法欣赏到她们身上那独有的气质

那年去外地出差,见一件栗色的皮衣质地很好,是小城里所没有见到的款式,且喜价格并不算太昂贵,一狠心陶钱买了下来。

皮衣买回来后上身了几次,自我感觉良好,周围的评价似乎也不错。当然,人们认为你身上的衣服好,往往是因为觉得你这个人长得还不错。否则,一件衣服再好,穿在一个毫无气质可言的人物身上,那也是白搭。

那时正是谈恋爱的季节,每一次赴会,我都会收到异性欣赏的目光,只是,我却无法欣赏到她们身上那独有的气质。

当我谈到第N场恋爱时,终于遇上了一位心仪的女孩。女孩那高挑的身材,淡雅的装束,还有那瀑布式的披肩长发,都令我呯然心动。这是我以前的恋爱史里所不曾产生过的。

在一个雅致的咖啡屋里,女孩漫不经意的问我一句:“你这皮衣是真皮还是仿制品啊?”

“当然是真皮了,在外地某真皮店买到的,我从来不穿假货。”我有意将皮衣的价格提高了几倍,心中不无得意。

“知道吗?真皮的东西现在别人都不穿了,这叫抵制杀害动物,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看来你没有紧跟时代的步伐呀!”女孩看我的眼神里已有了另一样的东西。

后来,那皮衣就不再上我的身。因为惭愧于自己没有紧跟时代的步伐,更因为那女孩。

后来,女孩还是与我分手了。我不知道分手的原因,难道仅仅因为我拥有一件或许是真皮的衣服么?如果我说是仿制品呢?女孩还会与我重续前缘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接近成功的一场爱恋被扼杀于一件皮衣。

此后,我又谈了几场恋爱。只是,每一次约会我都不再穿那件皮衣,那件皮衣已被我置于箱底。看看年岁渐大,我终于选择了结婚。那是一个不会鄙视皮衣的女孩,因为她就经常穿着漂亮的皮衣,我怀疑那是真皮。只是我从来没问过。

曾经的女孩终于也结婚了,与一个比她大得多的也披着一头长发的艺人。两个披肩长发走在街上,从背后看,还真分不清谁是谁谁。那时,他们是小城里一道特有的风景。

再后来,那女孩,不,如今应该是那女士又离婚了,此后就没有再婚。如今,我的小孩都上初中了,她还是独身。

一日,接到那女士的电话,邀约我去曾经的咖啡屋里喝咖啡。我有些受宠若惊。我翻出了那一件被我置于箱底的栗色皮衣,几年不见,皮衣依旧崭新如故。我之所以想起要穿着这一件皮衣去赴会,完全是因为它曾经葬送了我的爱情。

然而,当我穿着皮衣走进咖啡屋的时候,就发现了一个问题,附在衣服上的皮革从袖口、肩膀和衣领处纷纷脱落,慢慢现出了黑色的斑驳底色。我来不及多想,那女士早已坐在曾经的位置等我。

女士依旧高雅,只是已将长发盘起,显得成熟稳重了许多。她呷了一口咖啡:“你这皮衣果然是仿制品呀?”

“果然?难道你当年就已经知道!”

“是的,就是它的真实价格我都知道。你当时那么说,我只是认为那是你爱虚荣不真实的表现。”她叹了一口气。

“如今呢?”咖啡有些苦,我加了一块方糖。

“如今就像你身上的这件皮衣,当时穿了可以风光无限,现在穿来,皮衣已经不是皮衣。我们都不可能回到从前,我想你已经拥有更好的‘衣服’了。”她的神情有些郁郁寡欢。

“是的!皮衣已经不是皮衣。但是,如果脱去这一层皮,不又是一件不一样的衣服吗?”我站起来到卫生间里把皮衣死劲的抖了抖,皮层纷纷脱落。瞬间,一位黑衣男士坐在女士面前。

“皮衣已经不是皮衣,你还是你。只可惜我已经不是我了!”女士走到吧台结了帐。“喊你喝杯咖啡,只是想证实当初的眼光。皮衣我猜对了,却猜错了自己一辈子!”

回到家,妻子问:“出门穿的皮衣呢,哪里去了,怎么换成了这样一件烧猫子似的衣服。”

“衣服还是原来的衣服,丈夫也还是原来的丈夫,你可看准啦!”我独自钻进书房,留下一脸错愕的妻子。

我只是后悔,好好的一件皮衣,没能体现它应有的价值,时过境迁,就什么都不是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