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上站岗的战士报告连长那边发现情况

摘要:
文/杨福国刘三嘎白占了个嘎字,憨头憨脑的看不出一点嘎子气。赵连长自打把人名和本人对上号,就有点看不上刘三嘎。刚到朝鲜战场时,连队教战士们学说几句最简单的英语,刘三嘎那嘴就像棉裤腰绾活不过来,

文/杨福国

刘三嘎白占了个“嘎”字,憨头憨脑的看不出一点嘎子气。赵连长自打把人名和本人对上号,就有点看不上刘三嘎。刚到朝鲜战场时,连队教战士们学说几句最简单的英语,刘三嘎那嘴就像棉裤腰绾活不过来,舌头也不打弯儿。奔赴朝鲜战场半年多了,大大小小的战斗也有十余次了,赵连长带的这个连在一次狙击战中英勇顽强地狙击敌人荣立集体三等功一次,有些战士还立过个人战功,当然有些战士已经光荣了。刘三嘎除了参加第一次战斗尿了一裤裆被几个战友耻笑让赵连长知道了之外,他那稀松平常的表现就再也没有什么可提的了。

在一次战斗中,一名炊事员牺牲了。刘三嘎被指派去炊事班帮忙。他哪里想去,可还是去了,军令难违。在炊事班,他能干的就是挑挑水,送送饭这些粗活。因为战士们守在山上,炊事班做饭的地方却在山下,每天他都要和另外两个战士挑着吃的喝的饭往山上送。这天中午,刘三嘎把干粮送上山,返回途中他拉了泡屎,就被那两名战士落在后边了。刘三嘎拿着扁担匆匆走着,忽然觉得前边山坡下乱树丛中好像有人,他赶紧藏到一块石头后。糟糕,一看那装束就知道是两个美国鬼子。刘三嘎定了定神,又看了看,那俩家伙不大像敌人的侦察兵,倒像是迷路的散兵。真该一梭子子弹结果了这俩家伙。可是他没带枪,手里只有一根扁担!哎呀,赶紧跑吧,可是他抬了抬脚,又把脚放在原地。不能跑,要是让鬼子发现了,鬼子的枪子可比他跑得快。……

过了一会,山上站岗的战士报告连长那边发现情况,全连战士立刻各就各位进入警备状态。赵连长顺着战士指的方向看,的确有几个人影向这边移动。赵连长揉了揉双眼,发现走在前边的是俩美国兵,紧跟在后边端着枪的像是刘三嘎。赵连长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情形,他又揉了揉双眼,那人就是刘三嘎!

谁也没想到刘三嘎活捉了两个美国兵。赵连长一挥手,命令两名战士看押好那俩俘虏,然后急切地把刘三嘎叫到跟前询问事情原委。刘三嘎哝哝了半天,赵连长才听明白,原来:刘三嘎在想跑却没敢跑的当口,急中生智,他悄悄往前摸了摸,双手握着那根扁担,大喊一声:“Don’t
move,or we’ll
kill!”两个美国兵顿时懵了,抬眼一看,一个中国战士手握爆破筒正像他们冲来,他们赶紧把斜挎身上的冲锋枪扔到地上,举起双手。说时迟那时快,刘三嘎噌地拾起地上的冲锋枪,枪口对准了美国兵。两个美国兵看了看地上的爆破筒只不过是一根扁担,懊丧地皱起眉头对望了一眼,乖乖地当了俘虏。

彩世界彩票注册平台,赵连长兴奋地看了看那俩美国大兵,当胸给刘三嘎一拳:“你小子,再给我说一遍那句洋话。”刘三嘎不敢违命,就张开了嘴,可是刘三嘎那嘴又像棉裤腰绾活不过来了,舌头也不打弯儿了,引得战士一阵阵大笑。刘三嘎忽然想起什么,报告连长:“我的、我的扁担还……”赵连长一挥手:“去,捡回来,等胜利了,老子把它送到军事博物馆。”刘三嘎闻声转身就走,没走几步他又回来了:“报告连长,我还是带上枪吧。”赵连长一愣神似有所悟,拍了拍后脑勺:“你小子,有你的刘三嘎!”赵连长命令炊事员送饭途中要带上枪——以前是不让带的。

刘三嘎走了一会,忽然传来几声枪响,赵连长一皱眉:“糟了。”赵连长急忙带领几个战士去寻找,但连刘三嘎的影子也没找到,只找到了那根扁担。

后来,上级部门来了嘉奖令,给刘三嘎记了“二等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