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平城位于王城的东南

摘要:
才刚过了春分,通平城里就已经是一片花团锦簇的好景色。这里不如风雪淡影的江淮那般轻柔墨雅,也没有淮安那样的莺歌燕舞般的香艳。却有一道让人为之轻颤的美美女。和让人心怡的气息。通平城位于王城的东南,连着黑

才刚过了春分,通平城里就已经是一片花团锦簇的好景色。这里不如风雪淡影的江淮那般轻柔墨雅,也没有淮安那样的莺歌燕舞般的香艳。却有一道让人为之轻颤的美——美女。和让人心怡的气息。

通平城位于王城的东南,连着黑海的一片水域——建水。地位十分好,并且产物多有天然的河流码头所以经济也繁华。也被称为水城,水源充足所以此地之人都十分白皙俊美。

此时,天气晴好正合适出游。通平城的道街上是最繁华的地段。此刻人群用到。小贩酒家的叫喊声不绝于耳。女孩子们纷纷换上了明丽的春衫结伴踏青。建水里来往的船只当中也穿行着不少彩绸飘荡的画舫。不时的一些游船上站着一个个少年,站在船头,身穿华丽长袍,羽扇轻摇。朗声着诗词:“落花承步履,流涧写行衣。”引来一阵少女娇笑。

街边开的极盛的山桃花也被煦暖的熏风一吹,粉白的花瓣就如一夜白雪般的洒了下来,落了过往之人一身清香。

两个少年的身影闪现在了街道上。阳光如轻丝薄缎般洒在身上,少年懒洋洋的眯着眼睛,随即轻扇一摇挡在了头上。扇下,清秀的脸庞带着丝苍白,嘴角挂着一丝坏笑。最显眼的还是那如青丝般的淡蓝的长发。像极了一位女孩。而身量却明显不胜武力。他一身牙白色的长衫十分朴素,但领口绣工精细的暗线雷纹却雅致脱俗。显示出少年身份的不凡。

而身边的少年却截然不同。他很阴沉,低着头死死的锁定着周围,那一对的双眸让人望着胆颤。如若不注意,你很难发现少年的腰间别着一把短刃。

“冰,无需这样,这样会吓到别人的!”白衣少年轻声说道。

“是,皇、、、”少年顿了一下。“白公子!”

白衣少年轻点了下头:“别忘了,记好了冰,我现在是白伊,白公子!”

远处一个商人模样的胖子激动的叫道“快走啊!采薇仙子出来了!就在怡红院!”胖子身上肥肉一阵抖动,小眼睛一阵放光。多亏了他那身肥肉才能让他的声音如此的浑厚!

“什么!就是前几天的采薇仙子。上次有幸见了一面。至今还是留恋!”

……

听到这里白伊双眼一眯,眼孔中有着异样的光芒闪动,却没被人发现。“有意思!连我这个青楼常客都不知道有这样的女子!去观光观光!”羽扇一合,往怡红院的方向走去。冰紧跟其后,望着白伊那轻车熟路的样子,再联想他的身份,他一阵无语!

其后一大群男人成群结队的往怡红院赶去。那阵势十分强大,如果换做士兵的话就这气势和阵场足以灭了一个小国。用一个词来形容就是“万人空巷”也许这个词就是这么来的吧!

怡红院,三楼内阁。

此处正是每届花魁的私有闺阁。一位女子着了一身着了一身深蓝色织锦的长裙,裙裾上绣着洁白的点点梅花,用一条白色织锦腰带将那不堪一握的纤纤楚腰束住。将乌黑的秀发绾成如意髻,仅插了一梅花白玉簪。虽然简洁,却显得清新优雅对镜梳洗。脸上薄施粉黛,怨。着是人间极品。此人便是采薇。

一个婢女小跑了过来,轻扣了采薇的门板。“娘娘,回宫吧,楼下一大群臭男人吵嚷这要叫你。娘娘贵为国后,此时这等俗人可亵渎的!”

“无妨!你下去吧!”闺阁中传来了轻柔的声音,让人听着如似春风拂过。

“娘娘!”婢女焦急的喊道!

“退下!要本宫再说一遍么?”采薇显然动怒!婢女不在多说,起身便走了。

“不就是快当国后了么!装什么国后脾气,还来这种地方!这种女人也配做国后?我呸!”婢女在马车上一阵抱怨!

楼下!

一大群男人正站在桌子上吵嚷着。

“老鸨,快叫采薇仙子出来呀!本大爷叫就吧耐烦了!”

“这位爷,采薇她正在梳洗,不方便!这些先陪陪爷吧!”老鸨不断的赔笑着,随即一挥手,身后一群浓妆艳抹的女子上来把那个家伙安抚了下来!

白伊来到厅堂中,老鸨一见是个很朴素的小子,这会正烦心,二话不说叫人赶白伊走!

白伊笑的朗声道“老鸨,把我都忘了呀!”随即一枚金珠在手中晃着。

老鸨,猛的一拍手,“唉!你看我,真是混了头,竟连大贵人都忘了。”急忙来到白伊身边赔笑到,还顺手将白伊手中那金灿灿的金珠给揣到怀中。

“来人,给大贵人安排一个贵宾位子!大贵人这边请!”

白伊轻笑着,摇着扇子,优雅的坐在了最前面的位子。

后面的众人可不干了。“小子,识相的赶快给我滚!还坐在最前面!”刚才正被老鸨安抚下去的大汉又站起来叫了起来。

“最讨厌苍蝇了!”白伊淡淡的吐出这句话后便不在多说一句。靠在椅子上眯着眼,身边一众女子轻柔着按摩着白伊的肩膀。

大汉脸一红,正要发怒。岂料双眼一瞪,嘴角流出一丝鲜血。倒了下去。身边的女子尖叫的跑到了一边,花容失色。众人身后冒了这阵冷汗。“这手段,太狠了吧!”

顿时众人离白伊远了几分。

“白公子!”冰站在白伊身边。“恩!”白伊轻点了下头。老鸨此时已经叫人把大汉的尸体脱了下去!死人的事在怡红院还是很常见的,给巡查一点好处这事便如人间蒸发似的消失,而不想惹事的人也就当做没看见。

不知是谁尖声叫道“采薇仙子出来了!”

“哒,哒”的脚步身传了过来。着了一身深蓝色织锦的长裙,裙裾上绣着洁白的点点梅花,用一条白色织锦腰带将那不堪一握的纤纤楚腰束住。将乌黑的秀发绾成如意髻。但那魅惑众生的容颜却被面纱挡住了!这不禁让众人遗憾而失望。

轻柔的声音传来“小女子,今日身体不便,请回吧!”

望着采薇的白伊笑了起来!“真是有意思!小女子?我看不小吧!”

身边的冰用古怪的眼神看着白伊!很显然他想歪了。

“想什么了!不是那个意思!”白伊微怒道。“是!”冰低下了头,但嘴角还挂着一丝古怪的笑。

再众人失望的眼神中,采薇转身回了房间。

自知没趣的众人也不欢而散!唯独白伊没有离开!“你在这儿等着,我过会便来!”说罢向采薇刚走的地方走了过去。老鸨见状赶紧上前拦住。“大贵人,这可不行呀,采薇可是从来不接客的!”“明白!放心!”随手甩了三个金珠给了老鸨便上了楼。

冰在楼下望着白伊的背影,喃喃道:“皇子他真好色!”

还好白伊不在,他在的话就不知作何感想咯!

轻扣了扣房门,白伊轻声道:“人都走了,现在没必要再装了吧!这门还不开么?”白伊的声音带着点玩味但却并不惹人讨厌。房门被打开,一张倾城的俏脸显露出来。

那张俏脸很冰冷。声音出奇的淡“你如何得知?”

“不亏是‘国后’呀!这般沉稳!其实想要知道你是不是国后并不难。”

采薇好奇的盯着面前的人,想要看出点什么,但却什么也看不出。

随手拉了一张椅子坐下。“我问过老鸨,一,你是前几天来的,时间不长。二,你美若天仙,像这般人物即使家庭在不好,一但被贵族看见也会强搙而去,不会出现在在这里。三,你身上有一股贵族的骄傲气质,其中还夹杂着怨念。不会是普通人。四,我一像关注宫中之事……试问?我还猜不出么?”白伊轻笑二声,似是嘲讽。“我很好奇,唐唐大国国后竟然出现在烟花之处,为何?”

“你不该,也不用知道!”采薇站了起来,对着白伊行了礼。手轻指了指房门。

白伊哑然失笑,但却并没动怒。起身来到采薇耳边轻吐了几句话。随即丢下变了脸色的采薇。走了。

“公子!”冰见白伊下来了,走上跟前恭敬道。

“回宫!”白伊淡淡说道,冰却疑惑的摇了摇头,不知白伊的意思。

待白伊走后,采薇推开房门,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但更多的是无奈伤感。望着白伊离去的背影轻吐道:“那回宫是对我说的吧!想让我回去验证么?。”采薇眼中满是复杂。

元丰四月。

酒店内沸腾了,到处都是小报,在说着最近的大事。

“听说没有,国主废了国后,换了新国后了,听说这个新国后美若天仙……就是不知道叫啥!”

“这算什么消息,全通平城的人都知道了。我还有个更厉害的消息呢!”一个身带蓝色小帽,穿着家丁服的小伙子得瑟的说到。“快说呀!什么消息?”周围人显然被提起的兴趣!催促道。

“唉!这大热天的,口干舌燥的,这怎么说?”家丁,撇了撇嘴。

周围人豁然明白,叫到:“小二,拿碗好酒来!”听到酒来了,家丁小眼发亮。

众人见状,心中鄙夷道:“这才过春分,还大热天?真做作!不亏是家丁,贱骨头!”

一碗酒下肚,家丁这才缓缓道:“这国后呀,名叫……”

另一面,白伊坐在萱位上听着冰的讲述。

“国后,名叫采薇。是盘族人,位处帝国的西北域,前些年不知为何被人灭了族!大皇子带着他回来的!”

“很不错呀冰,你是如何得知她是盘族人的?这消息可是死封着的!”

“其实我是从她的习惯和爱好还有饮食下手的。一个人城府在深也只能改变她的习惯和爱好,但那舌头是不可能改掉的!我买通服侍她身边的婢女。得知的!”冰说话间带有点小骄傲,但这也的确值得骄傲,很少会有人往这边想。

白伊轻点了点头。“你做的很好。但,其实这些我早就知道。我还知道她去妓院,为的就是让国主丢脸。这个女人不简单但也太简单。只不过不简单的有人教她罢了。”说罢搂着个婢女便走了。

“这也太难懂了吧,皇子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伤脑筋!别人都说皇子是个风流浪子,是个废物,但有谁知道他的废物是装的呢?”冰在角落自言自语道。他从小便跟着白伊,如今都有二十多年了,对白伊却任然并不知根知底。只知白伊很不凡而已!

皇宫中,大皇子李傲群,冷眼的看着面前的女人,倾城的容颜,一贯的深蓝色长裙,赫然便是当今国后——采薇。

“册封大典还有几天便会开始,到时要把握好机会,我的人马会安排的很妥当,一但你杀了国主,我便会登基,成为帝王!”李傲群的声音变的狂妄,而阴沉。

“你答应过我的,杀了国主后便会放了我母亲和妹妹,并且照顾好他们。”

“我说过的不会食言的!”李傲群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屑,却正好被采薇给捕捉到了!

“那我便走了!”采薇淡淡的说道,其实内心早已波涛汹涌。只是表现的无所事事而已。

回到房间,采薇再也抑制不住哭了出来。“他说的是对的,母亲和妹妹很可能被杀了!李傲群,你这个混蛋!”

“娘娘!你吩咐我来有事么?”房门外,一个婢女轻声问道。

采薇急忙的擦干眼泪“小青,进来吧!”“是”

小青走了进来。采薇拉起小青的手。这可让小青受宠若惊。急声道:“娘娘乃金凤之体,怎得是我这低贱的婢女可以触碰的。请娘娘恕罪!”说罢小青便跪了下来。

采薇看在眼中,柔声到:“不用这样,我找你,有一件很重要的事,你一定要完成并不能让别人知道。明白了么?”

小青立即便承诺完成。说吧,便带着采薇给的信出去了。

望着小青的背影不禁想起那天,怡红院,白伊在她耳边对她说的话。“我早就对你知根知底,你来妓院是因为你想让当今国主丢脸,因为他灭了你的族。还知道你当国后并不是你自愿的,而是大皇子要挟的,为的便是杀了国主。我还知道他要挟你的资本是,你的母亲和妹妹。不妨告诉你,你母亲和妹妹很可能已经被杀了。李傲群我太了解了,是个心狠手辣之人。我真名叫——李翛然。”

“果然被你猜对了呀,三皇子!”采薇的嘴里很苦,很苦!

“请问,白伊白公子住这儿么?”院外传来一个柔弱的声音。此人正是从皇宫奔赴过来的小青。

门被打开。一脸冰冷的冰冷冷的看这面前的小青。顿时把小青吓的尖叫出声。

冰苦恼的摸了摸鼻子。“找我家公子有事么?”小青得到确认后,把信往冰手上一塞,叮嘱要交给白伊后,便逃跑似的跑了。

冰来到院中。伸手把信递到白伊的面前。

白伊嘴角泛起了微笑“果然被我猜中了!”

轻轻撕开,纸上写到:“正如你所猜,李傲群那个混蛋确实杀死了我母亲和妹妹!我在这世上唯一的牵挂没了。在册封大典上,李傲群会出手,他有五十万的人马,这都是他的私兵,那天会分十万在皇宫外,还有很多重臣的家属被他挟持。他的分部是这样的……”

淡然的看着这些惊人的消息,白伊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显得很从容……

“走!去看看我大哥!”。白伊丢下这句话,起身便走了。

冰准备好礼物随着白伊像皇宫走去。

金根朱牙镶在羽车的车轮上,发出轻轻的嘎吱声。在城口回荡……

掀起羽车的帘布,望着这座肃杀的王城。白伊双眼微眯“不久就会是我的了!”

单手提着礼物,也不顾冰的反对。只淡淡的说了一句话。“欲擒故纵!”

推开了门顶头赫然坐着大皇子。见到白伊走了进来,急忙迎上前。

“三弟呀,送礼物叫下人来就是咯,你还亲手来,这怎么好意思呢!”李傲群讪笑道。随手挥了一下,俩个宫女便走上前,取走了白伊手中的礼物!

冰,跟在其后一声不吭,但双眼却露出了一丝了然。

“既然大哥就的不好意思那么就让大哥陪小弟喝一倍怎么样?冰!把我准备好的酒呈上来!”

“最近因为有些事呀,烦心就不喝了吧!改日,改日为兄和你不醉不归如何?”李傲群在冰呈酒时,皱了下眉。但掩饰的很好。其实他早就对这个满腔风流的三弟充满了厌恶。他一直认为,白伊不过是命好,不然连人渣都算不上。对于这样的一个废物,自命清高的他又怎么会跟他喝。但迫于身份又不能明说。

白伊轻笑道:“那既然大哥如此之忙,那小弟就不打扰了!”

望着白伊远去的背影,李傲群露出了一丝冷笑。笑他的没自知自明。

身后,李傲群的亲信来到他身边,“殿下,这个李翛然此次来是不是有什么目的?”

“目的?”李傲群,狂笑了一声。“这个三弟,我从小就了解。出来风流做诗之外,一无用处。他这次来,有可能是听到一些精明之人的点拨,到这来套关系的。否则,我想不出任何他的目的!”李傲群的亲信去,站在远处,眼神中闪烁着思索。

“少爷,你亲手提礼物我明白,是为了让大皇子任务你对他的重视,想愉悦于他。但为什么又退一步呢?他的事物无非是在打幌子。”

刚出了宫,羽车中便传来了二人的谈话。

“猜对一半,我去,没有什么大目的,无非是想让他对我这个废物的映像更深点。顺便观察他的脸色,看他对那个计划的把握程度!”冰不在说话。此刻他才知道白伊隐藏的多深。

“我安排的都做好了吧!”白伊的声音传了过来。冰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一反往日的沉默劲,眼中透着火热和期待。

三天后。尹时一刻。吉时。毕至王城。举国欢庆。东门大开。

仪卫沿城道分列二侧,长戟齐竖,甲胃相连。金属的冷色光泽一路纵深,将这二扇恢弘威严的金钉城门于远处那肃穆森然的外殿衔为一条笔直的线。

十八是千金之数。十八匹青马驾着羽车缓慢而又矜雅的行驶入城门。马儿胸前的铜铃发出一阵悦耳的响声,在这条由铁甲利器困成的通道上回荡。让肃杀的气氛惊动了一丝。仿佛像是知道即将发生的事般,天空中压抑着一丝丝肃杀的气氛。

金根朱牙的半轮轻滚,发出嘎吱声。车厢四周插饰的仙羽是皇权的象征。非皇者可驾也。车帘上镶饰的云风龙归在阳光的照耀下格外显眼。士兵忍不住,稍稍抬头便被金饰迎着阳光刺伤眼睛。空气中仿佛还带着丝丝香气。

这边是国后的马车。缓缓的往内殿中驶去。但此时采薇的脸上却没有当了国后的喜悦。反而带着丝丝忧伤。一个身影不停的在她心中闪动。

“他一定会成王的!”她一直这么想。

一条光华,飘动着。那一霎那,竟给众人以景龙如海之感。一条绸带从采薇的腰间一直拖曳到身后数丈,裙摆死是一条龙尾,上面镶嵌着七百八十四片龙鳞。这些鳞片各个都是纯金打造。灿烂夺目。让在座的人都微眯了双眼。

“华而不实!又是对老东西的讽刺有意思!”白伊点头到。

此时采薇带着面纱,看不清楚容貌,只见她的深棕色长发精致地盘梳起来。王冠上纹有凤章脑后的一十二朱金光耀耀生辉。衬得她露出领缘的那片肌肤愈加白皙动人。一对美目扫过众人。往台上,迈开莲步走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